相信我是想寫得又甜又膩的(誠懇臉

但是我沒辦法在考前寫溫馨的東西!!!!!!!!ヽ(゚Д゚)ノヽ(゚Д゚○)ノヽ(゚Д゚)ノ

 

 

 


 

 

 

 

 

0.

 

 

 

爬上天台水塔平台上的利威爾一雙勻稱的腿懸在空中,不若「過去」粗糙且滿是傷痕、充滿男人味的手則熟練地抽出口袋內廉價的煙點上。淡淡的愁苦味道蔓延開,利威爾微微皺起眉不知道為什麼再苦也蓋不過想起家人的那種感覺。

 

現在的利威爾是個因為三年前父母與妹妹車禍身亡的孤兒,當初的他接到消息的時候天空藍的不可思議,萬里晴空看不見一朵雲……就像他自身死亡的那天。

 

也許,因此那種藍得快變灰色的飽和顏色總讓利威爾有種天要塌下來的錯覺

 

在利威爾陷入回憶的時候,艾爾文在他所在的教學樓正對面的辦公室望著他,一心一意的眼睛亮得跟藍寶石一樣,但是,即使利威爾已經算得上十分敏感,專注吞雲吐霧的他仍沒有察覺艾爾文灼熱的視線。

 

過於寬鬆的制服襯衫下襬隨微風飄揚,讓體型偏小又過瘦的利威爾像要飛起來般,下一秒就不知道要去哪個世界。

 

那一刻,艾爾文甚至可以失去理智、堅定地說他看見利威爾長出了真正的翅膀,而不是「過去」必須背負屍骨翱翔的自由之翼。

,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