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

不過也有超過一千字了啊哈哈我不會寫蛇栗了。

 

據說下禮拜期中考。←

 

 

 

 

 

 

 

 

已經是深夜了,住滿了附近學生的老舊公寓仍然有不少燈還亮著,身穿正式的西裝與黑色斗篷的蛇足從公寓樓下往上望,一下便精準地判斷出自己要找的人是否還沒就寢,這不只可以歸功於他天生的好眼力,還得算上他幾乎天天來訪,所以過於熟悉。

 

站得筆直的蛇足表情十分嚴肅,然而了解他的人一眼即可知道他不是在發呆,就是在想一些無聊的問題,例如現在,他不過是在考慮用特殊方法上去給clear一個驚喜,或者是坐電梯就好。

 

「坐電梯吧!太累了。」蛇足足足思考了三分鐘才做了決定,而改不掉的懶散最終仍勝過原本的驚喜計畫。

 

如果知情的clear在,大概有會氣呼呼地說:「蛇足さん都把吸血鬼的面子敗光了。」

 

不論如何,蛇足慢吞吞地上了樓,一點也沒有年紀這麼大的人還穿成這奇怪模樣到處亂跑的自覺,輕鬆地哼著歌。

  

即使隨意但調和拍子全沒跑掉,因此依稀可從模糊的歌詞中聽出是trick or treat。

 

 

 

而好不容易寫完數學、準備睡覺的clear先是聽到了門鈴,接著是一陣模糊的歌聲。雖然不大,不過因為是自家不著調的戀人低沉並且含糊的嗓音,clear再少根筋也能馬上認出來。

 

於是他在蛇足按了第一聲門鈴後立刻開了門,但是迎接他的卻是一個大南瓜,然後,聽見那早該熟得刻入腦中的聲音大喊:「不給糖就搗蛋!」

 

「哈哈哈哈,蛇足さん你在幹什麼啊?」clear抱著肚子,貓著腰枝,笑得眼淚都快掉出來,為了避免他們弄出的聲響影響到鄰居,clear趕緊把人拉進屋子。

 

「哪有吸血鬼扮成吸血鬼的?你實在太沒有誠意了。」

 

「哦?所以你是不打算給糖了?」蛇足扯出一個僵硬的微笑,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剛讓clear在內心喊糟,馬上就被脖子開始遭受到蛇足式的搗蛋。

 

 

 

啃咬,吸吮,舔吻。一連串動作做得行雲流水,像是這件事早已重複做了幾萬年。

 

 

 

終於,clear在蛇足舔拭到他耳窩時棄甲投戈,一把推開他並且衝進房間把包包內的糖果全塞進蛇足腳邊大得好笑的南瓜。

 

「等等,這也太多糖了!你該不會穿這樣去挨家挨戶地要糖吧?」clear震驚地看著南瓜內滿滿的糖,有不少是clear愛吃的糖果,甚至是會隨身攜帶以防在學校忙到沒時間吃飯的那幾款。

 

「怎麼可能,這點常識我還是有的。」蛇足低低地輕笑,接著把糖放進南瓜裝好,最後在clear不解的眼神下把南瓜遞給他。

 

那筆直的視線裡愛憐藏都藏不住,使好不容易臉不紅的clear又再次熱得面紅耳熟。

 

「給你。」把人圈進懷裡,蛇足有一絲絲難為情地低喃。

 

「蛇足さん是笨蛋嗎!跟我要了糖果又給我糖……」越講越小聲的clear到後來陷入了沉默,忽然,又大聲的說「萬聖節快樂!我、我覺得很幸……開心 」好似把在沉默中累積的勇氣都用盡。

 

深知clear對於情人間的互動有多害羞,蛇足也不逼他,只是稍微拉開彼此的距離然後吻了上去,把「親愛的,聖誕快樂」封在兩人忙得分不開的唇裡。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