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

 

        他爬過牆,東張西望沒見到一頭藍髮的那個人,他想了想,去摸了被游泳校隊的隊長藏在泳池門口旁的花盆底下的鑰匙,然後打開門穿過更衣室,走近泳池邊,果不其然看到遙跟人魚一樣,輕擺腰肢在池底優游。

 

  一時間,真琴喉嚨緊了緊,不知道到底該說什麼,最後問了遙怎麼進來的,而遙往他這邊游來,接著從水裡探出頭,認真地看著真琴,像在等他下一步動作,而真琴愣了幾秒,就下意識地握住他的雙手,準備用力一拉──跟之前上千萬次一樣、拉他上岸。

 

  而遙碰觸到熟悉的體溫,本來也要隨著習慣安心地任由真琴拉他上岸了,可是,剎那間,所有的負面情緒突然湧了上來。第一次小心翼翼怕遠走他鄉求學的人遺忘了自己的想法、第一次這麼在意一個人到自己都不像自己,他才發現,原來真琴跟自己牽扯得多深,深到若有一道傷口劃在其中一人身上會是兩人在痛的。

 

  遙不是個太聰明的人,功課不好,而且有時會鑽牛角尖,對於自己喜歡或討厭的東西,會有些偏執,像孩子一樣、喜歡的食物狂吃而討厭的食物一口也不吃。

 

  然而他一直活得很明白,從來不會委屈自己。

 

  所以,他一個用力,把人拉下水。

 

  嘩啦一聲,遙環住他的腰一路將真琴往池底帶,想著如果這個人是我的就好了、如果能一起在水裡生活就好了,外面的世界變遷得太快,讓他害怕真琴會不會一下子也變得太多、多到他認不出來。

 

  如果上岸時沒有這個人拉他一把、給他安定的力量來面對陸地上的生活,遙是無法好好活著的。遙完全不適合這個世界。

 

  例如剛上大學的時候,遙常常忘記過去十幾年來從沒離開過自己的人已經不在了,不是忘記起床上課,就是忘記吃飯,全部的行動都按照本能做、完全不像個人。

 

  所以,他來到東京找回他。他要他成為他的。

 

  真琴從驚訝中回過神之後,便反抱住遙把他往上帶,因為遙沒有反抗,不一會兒兩人就漂浮在水面了。

 

  上半身赤裸的遙由於在水裡泡了不少時間,皮膚在月光的照射下漂亮得像塊羊脂玉,胸前兩顆紅莓被風一吹,立刻敏感地挺瑟縮起來,惹人憐惜。

 

  真琴正想撇過頭冷靜一下,一雙修長有力的腿忽然纏了上來,這時,他才驚覺整個人跟無尾熊一樣攀在自己身上的遙,連褲子都脫了。

 

  「遙……」真琴拿他沒轍的時候,總是用寵溺似的語氣喊他。遙認為,也許真琴不這麼做,他也不會決定「這麼做」吧。

 

  他一挺身使兩人近到鼻子都碰在一起,接著確認過對方瞳孔中除了自己以外,再也裝不下其他東西後,滿意地笑了,然後頭一轉,靠上真琴寬闊的肩膀。

 

  「遙?」真琴的語氣中有不解,甚至有隱晦的期待。

 

  「你討厭我這樣嗎?」語畢,他直接閉著眼睛吻上真琴。

 

 

 

 

創作者介紹

六出紛飛的樗櫟林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