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ω・`)
<<汪洋>>延刊中。

趁整合考結束把噗浪上的片段搬上來> <

大家好久不見QQ

 

 

 

 

 

 

 

 

 

 

 

 

 

 

 

牛島若利是位強大的哨兵。

 

最近,他發現了一個奇特的精神力,每天會伴隨晨曦出現,有時綿長而柔軟,有時強硬而魯莽。每次的觸碰都很短暫,短暫到像牛島這種已經是首席哨兵等級的人都來不及捕捉,就被溜走的程度。

 

對方很狡猾。牛島這麼想。

 

 

兩週過後。在牛島參與某個S級救援人質行動時,其中一位哨兵在槍戰中為了保護自己的嚮導而陣亡,其嚮導當場幾近發狂,其他的嚮導雖然試圖安撫,結果反而遭到他強力的精神攻擊,好一點、有所防備的只是頭痛欲裂,而一些菜鳥則是淒慘到頭暈或昏厥的程度。

 

忽然,一個與尖銳的精神波相似的精神力從對面的大樓緩緩靠近,牛島眉頭深鎖將精神力攀附住那抹細得像隨時要斷掉、但是鍥而不捨想引起已經被制住卻仍然無法克制自己攻擊行為的哨兵共鳴。

 

在牛若追朔到那精神力來源的位置時,對方成功了。

 

原本毫無秩序的精神力被引導著一點一滴緩和下來,想著反正任務已經結束,牛若抵擋不住自己想知道是誰的好奇心--畢竟他從未遇過這樣優秀的嚮導,而且,他對這精神力有若有似無的親切感。

 

於是,趁著對方一心一意在修復已經無法自行恢復精神力的嚮導時。牛島行動了,剛毅的臉上的表情像是要捕捉獵物般強硬、冷靜,毫無波瀾的黑眸也是一片冷,只在深處有微微的亮光。

 

幾次跳躍,牛島來到對方隱匿的大樓,五樓對於一個體能已經達到人類極限的嚮導來說沒有任何困難,悄悄上到陽台,隱匿掉自己的氣息並將感官調到最大。

 

他發現自己找到了屬於自己的

 

 

 

 

 


 

 

 

 

 

 

很多年之後,牛島都還是會想到及川在最初相遇時,不斷嘗試逃離他精神力感知、不服氣的樣子,那樣的他顯得年紀特別小,一點也不像跟自己同年的人,而脾氣又不像尋常的嚮導溫和,甚至在發現自己甩不掉牛島後,改用精神力迷惑對方,然後再攻擊人並趁機逃跑。

 

「為什麼當時不想做我的嚮導?」低低的嗓音在耳際響起,及川瞬間感覺到自己的腰部與雙腿軟了下來,耳朵的溫度也不斷上升,然後顫慄著決定死也不回答。

 

見身下的人都到這個狀態卻還不乖乖聽話,牛島的精神力一下子擴散開來,形成細密的網包圍住不知死活還在硬撐的傢伙,接著狠狠撞擊及川因為已被反覆摩擦好幾小時而柔軟濕潤的密處。

 

「嗯、小牛若……啊啊啊──等、等等,慢點……」一下子太過刺激,及川雖然已經和牛島上過幾十次床,卻還是無法習慣,手一鬆滑了下去,但是馬上被身後

的男人緊緊抱住,然後,只留下掛上挑釁笑容的餘裕。

 

前頭已經疲憊到吐不出任何東西,後頭被撐到最大,敏感的腰間以及早已紅腫的乳尖也被輕輕愛撫玩弄著,粗糙的大掌總讓他有被疼愛的感覺雖然及川非常不想承認這點。

 

就跟不想承認當初只是不想當某一個人的嚮導而是可以擁有堪比哨兵作戰能力、獨立的嚮導一樣。

 

總覺得這樣很蠢。及川胡思亂想著,試圖使自己清醒一點而不是被快感操弄著失神。

 

「你不專心。」啃咬著自己一生唯一的獵物脆弱的後頸,牛島放緩了攻擊。

 

「小牛若你很過分。」轉頭瞪視那連在做愛表情也沒有破綻的男人,及川伸長手溫柔地撫摸自己的嚮導,接著閉起眼睛和他接吻,柔軟的精神力也悄悄分散開攀住對方的。

 

最後給牛島最致命的一擊、開始擺動不比哨兵有力卻也有一層肌肉的腰。

 

 

牛島在握住手感絕佳的腰摩娑著平復高潮後的激動時,才驚覺又被臉正靠在自己肩上瞇著眼的及川牽著走。於是,一個動作間,兩人的姿勢立刻變成一上一下面對面躺在床上。

 

「小牛若?」及川來不及反應前,修長的雙腿已經被憤怒的哨兵抬起,強制放在對方肩膀上,這樣羞恥的姿勢讓不習慣被掌握的及川忍不住想反抗,然而,才稍稍扭動了身體就被牛島制止,而且,有肉的臀部被狠狠打了幾下。

 

即使並不疼痛,及川還是由於從來沒有被這樣懲罰過而難堪地紅了眼眶。

 

但是牛島卻又親吻他。細密的、珍惜的。

 

因為這是他的哨兵。

,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俴 誏 ? 闚
  • 們出做在這起物們把的再月國麼就們,幾自而會一爾有。

    日○韓女優〇goo.gl/jcgU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