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啊~~~~~~~

好久不見,看了HQ的第二季,還有追了最新的連載,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有了新喜歡的CP (例如赤葦和木兔、灰夜久等等) 

腦袋還是忘不了牛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不論是日本還是台灣,牛及都好少啊(痛哭)

於是在暴躁的情況下寫了這篇

而且感覺之後都會是幹死及川的內容(麥阿捏)

希望大家還會喜歡

 

把牛島醬寫成情商0,癡漢又面癱......而且還是隻羅威納犬(一種很凶的狗狗,冷靜,攻擊力很強,大家可以估狗一下照片)

真是抱歉

及川請幫我求情不要讓牛島往我臉上扣殺<O>

 

p.s.新的後台介面好不習慣啊

 


 

 

 

 

及川覺得他根本沒睡醒。

 

與岩泉一起走出校門的及川,本來正在開心地想著等等要去哪裡吃點心,撫慰過度用腦後疲憊的心靈,結果一抬頭就看見那個討厭的傢伙。

 

「牛島醬你來這裡幹嘛,嗯?」及川反射地皺起眉頭,用挑釁的語氣問。「來笑話我們還要努力念書準備升學的嗎?」

 

牛島維持著面無表情,用一項冷淡的語氣說:「我有事問你,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雖然說是問句,可是牛島永遠是冷靜陳述的語調讓及川有種被命令的錯覺,他忍不住憤恨地想著,牛島即使下了球場,還是有該死的高高在上的王者感,於是及川哼了聲道:「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不可以!」最後還贈送了一個鬼臉。

 

「果然從小學到現在,及川只有身體在長大。」站在一旁的岩泉想著。一邊默默地先走了,給他們留下談話空間,當然,臨走前不忘瞪了眼牛島這個萬年宿敵。

 

他知道其實及川一直都沒放下,他的目標──牛島、整整六年都贏不了的對手,就這樣被以前的天才學弟給打敗了。比起岩泉的火爆脾氣,及川是那種負面情緒很少表露出來的人,除非是很親近的朋友或家人,他都盡力不在他人面前流露出真實情緒,臉上永遠是笑瞇瞇的,只因為他覺得這樣隊友不會受到自己的負面影響。

 

「欸欸、你怎麼先走了?」及川正對著岩泉的背影大喊,卻被牛島捉住手臂,直接往另一個方向拽去。

 

「好好跟人家講話啊,白癡。」岩泉瀟灑地揮揮手,頭也不回的走了,「牛島你如果敢欺負我們家隊長,我們可不會客氣的。」

 

朝岩泉點了點頭,牛島用幾乎要抱著及川的方式順利把極度不配合、各方面好像都退化到六歲的人給帶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廳。

 

「及川,你要念哪間大學?」牛島用像要求婚的鄭重語氣對及川說。

 

「哈?你不會又要對我說教吧?」想著該不會又來了,及川維持著王子般的微笑優雅地翻了個白眼,「我要去念哪家學校關你什麼事?反正我不會跟你念同一間的,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你是縣內最優秀的二傳,不要浪費你的才能。」牛島一動也不動,跟塊石頭似,而且眼睛從見到及川起,都沒離開過。「及川,來XX大學吧。」

 

然而,一見到(球場外的)牛島智商情商便退化的及川完全沒發現這點,但是他終於在牛島僵硬的表情肌上,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一絲懇求或者說可憐的味道。

 

真是見鬼了,怎麼會有種一隻羅威納犬在面前散發著「為我托球吧」的訊號呢,及川眨眨眼,把忽然出現在自己腦海的畫面強迫忘掉。

 

「牛島醬,你找我來該不會就是要說這個吧?」也許是被剛剛自己想像的畫面嚇到了,及川終於恢復了智商,趕快把這個他和牛島間永遠爭論不完的話題繞過去。

 

「嗯,我的確還有件事情要問你。」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牛島的僵硬從臉上擴散到了全身。

 

「請和我交往。」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