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只是想寫無腦甜蜜肉文w

但是,這對互渣的夫夫真的太容易讓我泛淚了!!

雖然是看了大概第七次ep. 4吧?

但是一到海邊那裡,以及不知道為什麼讓我覺得很寂寞的尤利那段,

就QQQQ

還好最後結婚了(造謠)

還好最後奧總出現了(造謠)

 

 

*一樣有R18情節,小朋友拜託不要進來我不想教壞你們 ^.<

 

 


 

 

 

 

 

  勾起已經被勇利的體溫弄得溫熱的獎牌,維克多引領著他抬頭與他唇齒交纏,同時把獎牌摘下,隔著獎牌再次對他啄吻,笑得非常溫柔地說:「明年拿個金牌回來吧!我會給你最棒的獎勵。」 

 

  下一秒,不等情人反應過來,就拉開眼前筆直、纖瘦而有力的腿擺成M字型,扶著自己勃發的陽具用前端淺淺地插入、摩擦著,使得前列腺液混合了潤滑液,在勇利的股間呈現出更濃稠,濕滑的色情模樣。

  

  而被壓在身下的九州男兒的臉此刻看起來比喝醉得時候還紅得多,被這樣挑逗,讓他有比起這樣不上不下、心好像被羽毛撓過一樣,還不如一口氣直接被佔有的想法,於是便仗著自己從小學芭蕾的底子,輕鬆自己扶著腿彎成蝦米狀,然後搖了搖挺俏的臀部,小聲地道「維克多直接進來沒關係的」。

 

  握住勇利的腳踝,他先是嬉鬧一般咬了咬拇指,造成勇利驚叫了一聲,然後像是被自己的反應嚇到,手也縮回去摀住嘴,之後,維克多不給他喘息的時間,一路用保養得宜──在俄羅斯那樣的環境下依然沒有龜裂、但卻有層薄繭的手,充滿溫情的撫摸勇利結實、有漂亮肌肉線條,且筆直的腿,並且如同二次確認一樣,用唇舌舔吻過,甚至故意在特別敏感的大腿內側留下了許多的痕跡。

 

  「全身都有吻痕的勇利看起來太美味了,我捨不得一口吃掉。」他笑得一臉滿足得用俄語呢喃著,在戀人身上留下自己的標記實在很有成就感。

 

  而另一邊事實上勉強能聽懂勇利跟美味這兩個字,而拼湊出這句話大致的意思後,勇利耳朵好似要燃燒般火紅,讓他忍不住摸了下自己的耳垂降降溫,用窘迫的語氣道:「快別說了,要做就快點。」

 

  「勇利這麼急色嗎?不能這樣稱讚勇利的話,我得想想該說什麼好呢。」他一手托著下巴,一手不忘玩弄著勇利完全濕透的胯下。

 

  「維克多!」無法承受更多挑逗的勇利只能伸手去抓那隻做壞搗蛋的手。

 

  然後,他的右手、本來是抓著的現在卻被握住、十指交叉,下一秒,一個吻便精準地落在無名指上閃耀的戒指上。

 

  "Je t'aime. "

 

    勇利的眼睛現在亮得驚人,裏頭有微微的淚光閃爍著,主動告白的那位也同樣,冰藍色的眼珠子明亮得像是湖面反射出陽光的景象。

 

    「還好我知道這句法文呢。」勇利主動環抱住維克多,接著空虛許久的後穴就被貫穿、佔有,有力的挺進使得他有種腸道被侵犯得變成愛侶粗大的形狀,這樣的遐想使得他更加感到火熱,一手半掩著臉一邊扭動精瘦的腰索求更多的疼愛。

 

    親了親勇利總是偏涼的膝蓋上頭的疤痕,想到夏天為了編排自由滑的曲目,這雙腿有時甚至會痛得無法好好自己脫下冰鞋,必須維克多單腳跪下,幫他一口氣脫下鞋子,纏上繃帶,才有辦法離開他用盡全身力量表現愛的溜冰場。

 

    不擅長決勝負的勇利、害怕別人走進心底的勇利,拚死命賭上滑冰人生的一切,為了證明維克多的決定是對的、為了展現他的愛,好不容易演繹出了Yuri On Ice,這樣的勇利,總是讓維克多動容。

 

    明明一開始是連在澡堂的時候,裸體都不敢看的關係,能被勇利當做第一次的戀愛對象,第一次打開心扉接納別人,維克多由衷地感謝勇利的選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六出紛飛的樗櫟林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