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上#維勇深夜60分創作 的活動

因為,最近壓力很大,加上,一道雷劈到我身上

讓我決定來當雷神(NO

 

雷:哨兵嚮導設定,生子有

 


 

 

 

 

*註:維勇都在日本,媽媽指勇利的親生媽媽。

 

 

 

 

   「這是媽媽要給你的,我們剛剛一起去神社,順道買了你愛吃的布丁。」維克多遞出一個安產御守,然後拆開布丁包裝挖了口,直接送到勇利的嘴邊。

 

  「哦,你跟媽媽都太緊張了啦!」已經懷胎38週的勇利雖然有時候感到一些不方便,拜他健康的身體所賜,大多時候都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而且他心態也一向很平和,一點都不像心思細膩敏感的嚮導,反而是身為哨兵的維克多總是緊張兮兮的,甚至夜晚只要勇利起身喝水或去廁所,都能驚醒他。

 

  「畢竟是第一胎,我們小心點總沒錯,勇利,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馬上跟我說,好嗎?」閉上眼吻了吻吞下布丁的伴侶,裏頭的甜美奶香傳了過來,維克多感覺到這就是他的全世界。

 

  當晚,在維克多已經睡著時,勇利忽然感覺到一陣陣痛,後來又好像不痛了,於是他迷迷糊糊中便再度熟睡,然而快清晨的時候,他再一次被痛醒,靜靜等了幾分鐘發現疼痛沒有減緩,他非常鎮定地推了推維克多,跟他說「我好像要生了」。

 

  「真、真的嗎?勇利,會很痛嗎?還好嗎?我立刻抱你下樓,你忍忍,我們馬上去醫院。」維克多簡直像是從床上彈起來似的,要不是勇利適時抓住他的手,他應該會直接跌下床。

 

 

  家裡到醫院的車程幸好並不遙遠,因為在他們抵達醫院前,勇利就感覺到他破水了。

 

  他是被維克多一路抱進產房的。

 

  由於哨兵比起一般人要敏銳多的聽覺,維克多必須一邊忍受著經過別間產房時聽到撕心裂肺的尖叫、吼聲,以及一堆類似「我操!老娘/子不生了!」的怒罵聲,一邊克制自己不要腿軟、發抖,或者是十分丟臉地昏倒,天知道他光盡力專心抱住勇利與禁止自己胡思亂想就快不能呼吸了。

 

  即使他在知道勇利懷上時,已經準備充分、上了大概八百堂關於生產和育嬰的課,維克多此時此刻仍然想穿越回十個月前,打自己一巴掌,因為他發現他永遠沒有辦法準備好迎接新家人,畢竟勇利對他來說比什麼都還重要——他無法失去他,只要想到會帶給勇利危險,維克多便無法冷靜下來,哨兵天生對於自己伴侶的佔有慾和保護欲以及感情,逼得他現在如同一隻困獸,沒有能力思考,只想白癡似大喊我們不生了。

 

  「勇利,看著我,別怕,我在這裡別怕……噢、會痛的話就抓我,記得不要尖叫,聽指示配合呼吸跟用力好嗎?」將人放上產台後,維克多用顫抖的聲線跟他說,雖然他努力想放緩放柔嗓音,卻完全做不到,畢竟他一直處在快喘不過氣的狀態。

 

  因此,勇利忍不住噗一聲笑了出來,然後點了點他的髮旋說「相信我,我不怕,你也別害怕,我跟寶寶都會沒事的」,接著主動握住維克多的手。

 

  於是維克多下意識雙手緊緊握住勇利戴著婚戒的右手,大腦仍然一片空白,只記得自己好像下意識呢喃著什麼不痛的、別怕,同時不停地吻著勇利的手,想給伴侶帶來一絲絲安慰與支持。                               

 

                       

  「看,孩子有跟你一樣的銀髮呢?」護理師笑著將已經處理完的小孩抱來想遞給維克多,卻發現這位高大的哨兵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淚流滿面,眼睛都腫了還堅持說著勇利痛嗎、快結束了之類的笨話,幸好護理師已經見過許多這樣的蠢爸爸,並沒有太驚訝,「你要先抱看看孩子嗎?等勝生先生比較有力氣之後,你再換給他抱。」

 

  維克多像是沒聽見一樣,依然繼續緊握著勇利。

 

  「哈哈,維克多我沒事的。」雖然還有點虛弱,並且流了不少汗,勇利在卸完貨之後終於有餘裕來處理像個大寶寶一樣哭慘的維克多,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接過孩子,「抱一下孩子給我看,這是我們的孩子啊,真神奇。」

 

  「長得像你。」維克多吸了吸鼻子,後知後覺發覺自己在大庭廣眾下大哭之後,有點不好意思地低聲說,最後落個吻在勇利的額頭上。

 

  「我愛你,勇利。」

 

  而勇利報以他一個溫暖的微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六出紛飛的樗櫟林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