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發這種真人花,但是!不是我的錯!都他們靠太近、近到電車一晃就能接吻的程度!所以,嗯,不准咒我,以下動作是真的,劇情是假的(沒人懂你在説什麼#)
寫到後來我都不曉得在幹嘛(喂)
然後等處理完照片,嗯哈哈親友有東西能看了,雖然沒很厲害(?)

以下。













一上電車,黑髮男子放置好寶貝吉他便禁不住疲憊而昏睡,然後,不自覺將頭靠上同行的金髮男子。不知道過多久,反正有個依靠總是舒服,他怎麼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再次醒來,才發現自己靠對方過於近。

「你靠太近囉!」金髮男子壓下棒球帽帽簷,笑著説。

「誒?」黑髮男子眨眨眼睛不確定發生什麼事,是自己的錯嗎?

看他仍然雙眼溢滿困惑,金髮男子不禁又逗了已經因過敏不太清醒的他,「你這樣我會忍耐不住。」

「...…」想了想,黑髮男子決定還是乖乖往後仰睡比較安全,雖然已經戴口罩了,可是誰知道這男人在打什麼主意?安全為上、安全為上。

只可惜,人在睡夢中是無法控制自己的,不超過三分鐘,黑髮男子又往身旁熟悉的熱源靠去,穩穩靠住後,蹭了蹭再貼近對方頸部。

感受到黑髮男子偏低的體溫,金髮男子吐口氣,卻完全沒困擾的樣子,僅坐挺些好讓他好好睡一覺。

十幾分鐘過去,黑髮男子醒了,發覺兩人近得是接吻的最佳距離,外加兩人半顆頭的身高差,形成絕佳的角度,忍不住笑了,「吶吶、謝謝你的肩膀。」

「醒了就坐好,人家在看了喔。」金髮男子轉向他説。

「嘻嘻,你害羞嗎?」黑髮男子扯下口罩露出清秀的臉龐,揚起惡作劇的笑容變本加厲靠近他。

「你喔!等等被偷拍我不管喔。」金髮男子無奈看顯露小孩子本性的他。

「唔嗯。」為了不引起不必要麻煩,還是乖乖好。 於是拿出手機開始玩,但不到十分鐘,果然還是身旁人的比較有趣,「啊啊,快往左邊!」

金髮男子臉爬滿黑線看整隻貼上來,手也伸出來要搶自己手機的他,「喂喂、玩自己的。」

「我的不好玩嘛。」用力嘟嘴。

「你、你乾脆繼續睡好了。」真是的,老愛靠過來。

「嗯哼,那肩膀借我?」大眼寫著沒出借肩膀就不從。

……很愛撒嬌耶。「不要。」故意的。

吃驚三秒,黑髮男子終究會意過來他在鬧他,瞪了金髮男子一眼,甩頭向自己寶貝吉他靠,不理人了。

金髮男子拿他沒辦法,窩回去玩手機了,不過記得留意一路半睡半醒的他別撞上東西。度過漫長的半小時,兩人到達黑髮男子的家-﹣新宿,金髮男子看其他旅客全下電車後,輕輕拍了他臉頰,「起來啦,到了。」我還得轉車回池袋誒。

「好,別拍!我醒了。」他揉揉眼,試圖清醒。

唉,金髮男子暗自做了決定,率先起身,然後拉還賴著的他,「走了。」

直到要出車站,黑髮男子忽然發現不對勁,「咦、你不能出站啦!不是還要回家?」已經説今天不睡自己這裡了啊。

「肩膀借你,今晚讓我留宿吧?」不自在又拉下帽子,金髮男子説。

「啊?」努力追上走在前頭的他,要看著他的眼睛,真的嗎?

「啊什麼?不要嗎?」轉過身,伸手要他背前上的吉他,不重,可是背在有點嬌小又纖細的他身上非常礙眼。

「要、要!」黑髮男子連忙應答,緊接笑問,「那我煮麵一起吃喔?」

「好啦!你弄都好。」牽起,不這麼作會被煩死,而後面那人果然乖乖閉上嘴,因為臉已紅得不像話。

我們回家。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