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不打算寫的

今天吃好多奶動捲感覺有點活過來所以.....(毆

 

明天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抖)

我需要你們(尖叫(煩#

 

 

然後啊標題亂下的一看就知道吧反正最近標題都(ry

 

 

 

 

以下,純屬虛構。

 

 

 

 

 

 

 

 

 

 

 

 

 

 

 

 

 

 


 

 

 

 

 

 

 

 

 

 

 

「まるたん還要不要咖啡?」一轉頭卻看見人已昏睡,唔,明明叫他不要睡著了,不過嘛,不這樣就不像まるたん。

 

於是,じゃっく轉身放下咖啡,凝視睡死在自己單人床上的男人,思考該怎麼辦搬回去嗎?嗯這樣明天手腕一定紅腫,まるたん又要擔心不已,況且房間在別層樓,萬一被人誤認是自己迷昏まるたん且不知道要帶他到房間做什麼,似乎不太好……還是一起睡吧!

 

没察覺到自己雖然覺得麻煩卻露出微笑的じゃっく開始很認真拖著あさまる要他躺好,中間一度嘗試拍拍他臉頰叫醒他,不過跟過去一模一樣,毫無作用,除了喃喃模糊不清的話語,還痛苦地呻吟。

 

好不容易喬好位子,じゃっく正打算滿意地幫他蓋上被子、一半的被子!(如果現在全部給他,等一下絕對搶不回來。)突然發現一條礙眼的牛仔褲理所當然地套在あさまる下半身。

 

要幫他換掉吧…不然一定很不舒服,可是,牛仔褲不好脫掉,まるたん又躺著。想歸想,じゃっく手兩指拉了拉腰部的牛仔褲,看緊不緊,幸好あさまる很瘦,用力扒應該沒問題。

 

換上躍躍欲試的笑容,じゃっく爬到床上大方地跨坐在あさまる的腰,手指靈巧地打開鈕釦。呃…我什麼都沒看到、沒看到、沒…诶,如果跟佳仙さん說我看到まるたん的內褲還幫她換褲子,哈哈哈,一定很有趣。

 

小心避開重點部位,嗯,應該只有不小心碰觸到,甩開衝上腦袋的熱氣,然後,一鼓作氣把拉鍊拉下來。

 

很好!只剩下把整件牛仔褲扯下來!じゃっく太厲害了。じゃっく邊稱讚自己邊努力想等一下要弄個甚麼做紀念。拍幾張照片好了,還要讓聽眾知道自己多辛苦,要幫忙換褲子。

 

往後挪了挪,找個好位子,じゃっく抓著褲子邊緣網兩邊扯,先扒開再往下,可是,あさまる的屁股壓注,無法一下子脫到底,じゃっく只好從あさまる身上乖乖下來,用力推他的背,希望他自動翻身,不過現實當然不可能這樣美好,じゃっく轉回去湊近臉,吸口氣大喊:「まるたん起來!」

 

 

 

結果,仍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じゃっく眨眨眼,隱形眼鏡早拔掉所以あさまる的臉照理說得靠很近才看的到,可是他就是有把握自己畫的出他臉部每個細節,彎曲起伏,不知不覺烙印在某個自己說不上來的地方。

 

 

 

著魔一般,他彎身吻了他。

 

 

 

可能是彼此從最初便一直存在的吸引力作用,あさまる朝他翻過身。而じゃっく臉通紅卻沒錯過好機會,迅速一口氣扒下整條牛仔褲。

 

發呆似亂七八糟想まるたん腿好細好白。嗯,自己也是啦。同時歪頭思考,這件事,是不是該存在這個普通至極日與日之間的空檔,雖然見面總是特別的,但是如此特別的回憶自己收著吧?

 

 

 

喜歡不喜歡的,他不需要知道。

 

至少現在這樣,他很滿意也很滿足。

 

偶而溢出的東西,流掉就會好、會好的。

 

 

 

じゃっく俯身,再次親吻あさまる的臉頰後,抓了自己幾件長褲打量,最後彈指開心決定幫他換上舒適的黑色運動褲。

 

這次あさまる莫名配合,身體大概是因為信任的味道在旁邊,所以放得柔軟,兩隻腳一下子已順利套進去,剩下傷腦筋的臀部聞風不動,不論他怎麼推。

 

 

正當じゃっく認真拄著下巴想再親一次あさまる翻身的機率,一邊努力推他喊他的名字,あさまる奇蹟地轉往他,嘴邊忙碌咕噥些什麼。

 

 

 

是喜歡。

 

喜歡?

 

 

 

不,我什麼都沒聽見。臉微紅加快手邊動作,終於套上長褲。じゃっく大力呼氣,給自己小聲鼓鼓掌,總算完成任務。

 

躡手躡腳踩下床,恣意地胡亂拍些照片,漸漸的,睡意湧上,じゃっく迷糊間找了空細竄進去,墜入夢中。

 

 

 

 

 

 

 

 

 

 

 

 

 

 

 

一大早,當あさまる第一次試圖醒來,睜開眼,天還沒亮,但是一張可以媲美電視上偶像明星的臉毫無阻礙地映入眼簾。

 

 

 

じゃっくさん怎麼會睡在我旁邊?

 

不,不對。是我怎麼會睡在じゃっくさん旁邊?

 

 

 

然後,一陣暈眩,他又陷入沉睡,朦朧中聽到幾次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他掙扎要起來,卻發現動不了。

 

 

 

一次、兩次、三次……あさまる猛然張開眼睛,天已經透亮,身旁的人卻不見蹤影。急忙爬出被窩,沒走幾步,便聽見熟悉不已的呼喚。

 

「まるたん你起來了啊?」洗完臉,將毛巾放好,じゃっく微笑問。

 

「じゃっくさん。」看見水順著對方敞開的領口低落,順時讓殘存的記憶更有殺傷力,「我……」

 

「你會不會不舒服?在這裡沖個澡再回房間好了。」見あさまる臉色比平常更加蒼白,じゃっく拉他進浴室。

 

 

 

在這邊沖澡?昨晚是發生什麼事嗎?

 

 

 

あさまる一時也不曉得該如何問出口,乾脆順勢洗個澡醒醒腦,不過事與願違,衝完澡出來,他像耗盡力氣般眼前一黑。

 

「まるたん?」怎麼一出來就倒在沙發上?じゃっく緊張地搖搖他的肩膀。

 

然而他聽見了,昨晚也是這個他難以割捨的聲音喊他,而自己回答了――

                                                                                                             喜歡。

 

 

 

腦海一片空白,之後炸出五顏六色。

 

 

 

還有昨晚什麼覆上自己的唇。

 

 

 

「じゃっくさん。」あさまる張開眼,溫柔地笑「在生放之後發生了什麼?」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