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嘛,來說一些稍嫌沉重的是,不想看得請避開,不要反白喲。

 

該怎麼說呢,在現實生活中我不喜歡讓人操心,當然,或許我這樣的做法反倒會使人更煩惱,可是我就是習慣這麼做。

 

說謊。

 

很痛很痛也要說謊,例如用力打開冰箱,門卻撞到腳趾滲出血,我只會默默找藥,除非真的找不到才去問,之後又被問怎麼了,才會輕描淡寫說時話吧.....當然很多時候不只這些,也許外婆的手術,或是弟弟燒的嚴重,我擔心不已,也會盡量不表現出來,一人生病已經夠大人操煩了,或者是我自己生病了,再怎麼想吐沒胃口也會在大人面前逞強吃完,因為他們會擔心。

 

可是在網路上就不一樣,嚴格來說我們隔著稍遠一點的距哩,所以我自私認為我再怎麼哀嚎也不至於影響你們,因此常常很吵orz

 

所以要加噗浪的朋友,或是臉書都可以加....就是範例那個。

但是前提是要忍受有時我用字遣詞很重,或是常常在那邊胡言亂語。

那麼就先謝謝忍受我任性的大家了,







這篇很短...因為我想結束蛇栗w

以下,純屬虛構。


1/28補上!!






 




 



 

じゃっく呆坐在あさまる家門口的石階上,偶爾幾朵特定形狀的浮雲飄過頭頂,都能惹得他開懷大笑。

 

 

 

 

 

 

 

其實很無聊。

 

 

 

 

 

 

 

由於新幹線車次的關係,じゃっく三點多才抵達あさまる家,按了幾次門鈴,甚至拍打了門,卻都沒人回應,他才好笑地想起昨晚明明あさまる一生放完就跟他說這幾天家裡都只剩他一個。

 

 

 

 

 

 

 

所以,じゃっく獨自被困在あさまる家門口,手機沒帶,錢又花光光。

 

 

 

非常好,無計可施。即使他是帶著滿滿的勇氣來的。

 

 

 

 

 

 

 

從以前就討厭坐車,或是其他大眾交通工具,因為不喜歡把自己交付給別人感覺。那會使他慌亂,認為給了出去就拿不回來。

 

 

 

 

 

 

 

他十分清楚付出程度絕不和回收多寡成正比。

 

 

 

 

 

 

 

但是這次不一樣。

 

 

 

まるたん你在哪裡?感覺得到じゃっく有多想你、有多期待見你嗎?

 

 

 

 

 

 

 

 

 

 

 

 

 

 

 

 

 

 

 

當あさまる回家,已經八點了,遠遠的,便看見自家門口有抹熟悉的身影。他揉揉眼睛,人沒有消失。於是他奔向前。

 

 

 

那人早已歪著頭椅牆沉睡,整個人如貓般蜷縮,原本白皙而常泛出微紅的臉被凍得死白,幾近毫無生氣。

 

 

 

入秋後的東京絕不是じゃっく身上一件薄外套能抵抗得了,況且他看起來仍偏瘦,說明裏頭並沒有多加件衣服就衝出門。

 

 

 

 

 

 

 

發生什麼事了嗎?

 

 

 

 

 

 

 

あさまる搖了搖じゃっく肩膀,並彎下腰呼喊他的名字。

 

 

 

恍惚中じゃっく感覺到有什麼字眼輕敲耳畔,伴隨宜人的溫度,於是纖長的睫毛姍姍擺動,然後水靈的大眼睜開,對有點緊張地盯著他的男人露出笑容。

 

 

 

 

 

 

 

――まるたん!

 



 



 



 



 



 

進了屋子,あさまる看他臉泛出不正常的紅暈,便手伸過去探探溫度,發覺有點偏高,又摸自己的額頭,確認是發燒,或者是兩人溫度差的關係。

 



 

「好冷。」じゃっく平淡地表示,同時搓揉雙手,把まるたん好熱這句話略掉。

 

 

 

「我去到杯溫水給你。」あさまる連忙說,「喝完快去洗個熱水澡,泡久一點!」

 

 

 

然而,あさまる方往廚房踏出一步,手已被拉住。じゃっく看他沒甩開的意思,兩手更加不安份地圈上腰,臉埋了進去。

 

 

 

 

 

 

 

 

 

溫度愈來愈高,頭也越來越重。

 

 

 

不能飛了。他想。

 

 

 

 

 

 

 

「まるたん你喝酒?」じゃっく仰頭,睜大迷濛的眼睛,「有酒的味道。」之後隨即瞇起。「沒有甜甜的。」語畢,臉又埋入あさまる腰部磨蹭,該說的話仍然沒出口。

 

 

 

 

 

 

 

在緊要關頭洩去,才叫勇氣。

 

 

 

 

 

 

 

「怎磨了嗎?」用手背上下來回撫弄じゃっく臉頰,不言而喻的安慰。

 

 

 

 

 

 

 

就是如此,讓他總是想要更多。更多的觸碰,更多的溫柔,有形無形,他知道自己的需求有多深,那讓人感到恐懼。因為距離拉不開。

 

 

 

 

 

 

 

「まるたん,你不討厭我,對不對?」頭仍深埋。

 

 

 

「嗯,不討厭。」あさまる先有點困窘地搔了搔後腦杓,「你是我的漢堡肉嘛。」

 

 

 

悶著的頭伴隨肩膀輕輕震動,看來是笑了。這讓あさまる放心不少,想使勁把じゃっく拉起,但是他又開口阻礙了動作,「如果我說要當まるたん的章魚燒呢?」

 

 

 

 

 

 

 

餓的時候絕對會想到,怎樣也不會飽、不會膩。

 

 

 

 

 

 

 

「讓你一口口不停歇吃掉的章魚燒。」他拉拉領口,一片春色傾洩。

 

 

 

 

 

 

 

あさまる張大眼睛,吃驚望著如同瞬間抽離幼兒氣息的青年。

 

 

 

「是該停止欺騙自己了。」他暗自嘆息,漾起淺淡的笑容,卻引起璀璨的笑靨綻放在じゃっく粉嫩的唇。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