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跟鬼打牆一樣,我一度刪掉的戲最後又撿回來了,還都撿了色氣滿滿的部分(吐血)



還有!!! 


淺弱or蛇栗飯快出來QAQ

市場調查要被桃黃占領了啦(哭)我明明沒那個隱藏選項(?)啊我超不會寫咪阿姆的啦

 

所以拜託淺弱or蛇栗飯出來留言好不好?可以說不要買只是幫忙投票表達意見而已orz





然後以下好短(巴)

 

純屬虛構。













「你沒醉吧?」じゃっく拉長身子,仰起頭畫出優美的頸部曲線,環上あさまる的肩膀。

 

臉緩緩湊上,給人拒絕的機會,但あさまる沒用,反倒迎向他的吻。以最終結果嚴格來說,是じゃっく被吻了。

 

如小溪綿密細長的吻,使じゃっく想像自己是沙漠裡迷路的旅人,親吻彷彿是一潭清水,必須小心翼翼輕捧,讓沁涼的水安撫他乾涸的身心,一但真的灌入嘴中,才發現之前長久以來的渴求所造成的想像皆無可比擬。

 

吻從唇峰、嘴角、脖子、鎖骨一路蔓延至胸口,じゃっく主動解開一顆顆扣子,另一手滑入あさまる的黑髮輕扯,試圖化開呻吟的慾望。

 

 

 

但親吻仍繼續,一點一滴燒掉理智。

 

 

 

じゃっく覺得自己發燒了。大量的汗逼出,他口乾舌燥,急需水,於是,找尋あさまる的吻。

 

「ま、まるたん......」呼喊的尾巴被埋入唇齒間,追逐與交纏引出更多的索求。

 

 

 

無止盡的貪婪。

 

 

 

「哈...啊啊――」最柔嫩的地方被撫上,他還是忍不住叫出來。「還、還想要...唔、嗯...まるたん......

 

 

 

輕重交替的快感,他知道自己正在下沉,且害怕就此再也浮不上來。

 

不能飛了。

 

 

 

「沒事的,別這麼緊張。」あさまる看見他狠狠咬住下唇,憐惜地吻上他的耳垂。

 

 

 

然後他射了出來。

 

 

 

じゃっく失去所有力氣,可是堅持緊緊攀附あさまる不放。帶著滿臉的潮紅,問:「你也要我嗎?」

 

 

 

「要。」

 

 

 

這回答也許有,也許沒有。總之事後じゃっく一點都想不起來。他是如何顫抖地退下對方的褲子,舔掉前端的液體,然後再含住他已經堅硬的分身,舌頭來回舔拭,最後吞下熾熱的濁白。

 

等到他真的回過神,至少有完整記憶而不是零碎片段時,已是あさまる末入他的身體,衝撞他最敏感的那點。

 

 

 

那時的他,感覺不到重力的作用。

 

他又可以飛了。

 

 

 

因為幸福。似乎一部份像無底洞的慾望被填補,但另一部分又陷得更深。

 

 

 

所以他不住地激烈收縮,讓溫熱的液體注入他體內。而あさまる覆在他身上喘息,並且不忘擁抱跟親吻。

 

 

 

 

 

於是,じゃっく認清那些不堪的貪婪都不再是問題。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