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ω・`)
<<汪洋>>延刊中。

不用鎖好不習慣w

 

那個啊,噗浪上親友不必擔心啦我一個月左右就回去了~又任性了orz

 

 

 

 

以下,只是想寫而已。

 

 

 

 


 

 

 

 

他們的性愛,不只帶來快感、滿足,還有更多的副作用。

 

 

 

 

 

例如噩夢,失蹤。

 

 

 

 

 

可能是一開始就走錯了。」男子睜開眼、翻身,看見被窩裡只剩他獨自一人時想。

 

真浪費。」他搔搔理成近平頭的金髮,然後起身隨手抓件T-shirt套上,並且換掉寬鬆的運動褲,準備出門找人。

 

 

 

 

 

在他不甚認真地扭動手腕刷牙、露出條條青筋時,腦袋塞滿他們第一次做愛後的早晨。

 

 

 

 

 

第一次是他從自己經營的咖啡店外,撿他回家後一個月。當時,他正準備關店,發現落地窗外他一副學生樣,卻帶著老舊的行李箱和一把吉他靠在人行道的欄杆,黑髮、細眉、小狗的大眼、筆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白皙的皮膚,組合成一張異常好看的臉。

 

 

 

 

 

還有水珠不停低落、弄濕那張精緻的臉。

 

 

 

 

 

翹家的高中生」他猶豫沒幾秒,便走出店,向對方小幅度擺擺手,同時露出善意的笑容。現在回想,他承認那時自己不過是被他外表吸引,再膚淺不過的理由。

 

他記得他問了「怎麼回事需要幫忙嗎」,而對方異常冷靜地抬頭,眼珠子沒有一絲慌亂,用有些啞掉的嗓子說:「我找不到工作,身上沒錢了。」

 

「你幾歲」男人訝異地問,然後得到「二十。」這答案。比他預估的大多了。

 

「家人呢」他不自覺摸了摸他柔軟的頭髮。

 

「去年我出櫃以後就斷絕關係了。」他帶著微笑回答,不知道是因為他安慰似的動作,還是有惡作劇的心態。

 

男人眨眨眼,轉身回店裡。一小時後,等他整理完,從後門上鎖準備離開時,又看見他,臉頰的淚痕還沒完全消失,卻笑著看他,眼睛瞇成一輪蛾蝞月

 

 

 

 

 

那聰明的傢伙眼裡的期盼太耀眼。

 

所以,他帶他回家,讓他在咖啡店工作。

 

 

 

 

 

然後,在一個下雨的夜裡,他們在他寬大的雙人床上做愛。

 

那晚天色灰暗得他看不清他的臉龐。

 

 

 

 

 

之後,他失聯了三天、翹了六個班,再若無其事地回家。

 

 

 

 

 

他們的家。

 

 

 

 

 

應該能稱上家。」男人喝了大口水,然後用力吐掉。「畢竟相愛、大概。」他盯著究中的自己,扭開洗臉乳,仔細地讓雪白的泡泡覆滿每吋肌膚,直到再也認不出自己以後,才打開水龍頭沖掉,步出廁所。

 

然而,一到客廳他就發現那人的蹤影,在陽台的最角落。即使他們隔著一段距離和隔音材質的落地窗,男人仍夠能準確地判斷被對他的人正在發抖。

 

 

 

 

 

細小,脆弱。

 

容易崩壞卻又勇敢到可以突然抓著行李、踩著樹梢篩落的影子偷偷翹家的人。

 

 

 

 

 

「那種勇敢可是狠心又膽小」男人推開門,接受外頭酷熱的光線。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沐一
  • 徵求兩個日本名字w


    給角色取名字好麻煩的說。
  • ㄨㄚ &lt;-誰懂#
  • mui挑(*´∀`*)

    http://amy0530.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6.html
  • YA~~謝謝!!!!(*´∀`*)

    加上這兩天聽Da-little桑和馬魯躺歌窗好開心!!雖然馬魯躺的晚了四十分orz

    然後我知道你是誰啊(*´∀`*)

    沐一 於 2012/03/13 15: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