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醒來就光速飆完。

 

雖然很清淡,仍要強調一切都是我這個廚的錯,大家別認真orz

 

 

 

 

最近嚴重貧血。

 

 

 

以下,純屬虛構。

 

 

 

 

 

 

 

 

 

 

 

 

 

 

 

 


 

 

 

 

 

 

 

 

 

 

 

 

單人床上,一個靠牆半臥半坐,一個撐著手趴著。

 

 

硬是要擠在一起。

 

 

 

如果問為什麼,大概收的到以下使聽眾爆走的答案:

 

                                                          欸〜不行嗎?(´☉ ω ☉)


                                                          在 まるたん旁邊很舒服嘛〜(*´▽`*)

 

 

 

 

 

 

 

 

「啊啊、生放送結束了該做什麼才好呢?」じゃっく稍微挪動身體,然後毫不客氣翻身把頭枕在あさまる完全沒贅肉的肚子上。

 

 

 

好硬。嗯,不過まるたん就是讓人想靠近。

 

 

 

「じゃっくさん有希望做什麼嗎?」鼻音,酒氣,あさまる軟軟的溫柔嗓子問。

 

「唔,沒有。不過不想睡覺。」蹭了下調整最舒適的位置,「まるたん要睡這邊嗎?」

 

「這樣會害じゃっくさん不好睡吧?」回答的是呵欠和模糊不輕的聲音。

 

「還好啦。」非常爽朗,「就睡這邊喔?」

 

等半天等不到あさまる的回應,じゃっく轉頭,才發現他已陷入昏睡,頭歪向左邊,所以只看的到他右眼合上,右手還捧著咖啡杯。

 

「噗、哈哈,まるたん在做什麼啊?」為了更看清楚あさまる詭異的入睡姿態和確認他的睡眠狀況,じゃっく在一次翻過身,一點一滴往上爬,目的是あさまる的胸膛,然後,直盯著他的臉。

 

真的熟睡了耶。觀察完畢的じゃっく下了結論,眨眨眼,露出一絲興味盎然的表情。該怎麼做呢?

 

輕輕搶走あさまる手中的杯子,躡手躡腳下床把它放好,再繞到あさまる左邊,托著他的腰和肩好躺平睡,還順道幫忙蓋緊被子。之後,抓了筆電窩上一邊的椅子,思考。

 

兩個大男人擠一張單人床會部會太過分?細眉皺起,卻泛出笑容,憶起第一次去まるたん家住的情形。

 

 

 

那種不小心沾染上自己的溫度,似乎仍在。

 

 

 

於是迅速關掉電腦,先是左腳上去,接著換右邊膝蓋,小心地爬上床,抓了被子一角掀起來,竄入。

 

 

 

還是好溫暖。

 

 

 

 

 

 

 

 

 

 

 

 

 

 

 

 

 

 


 

 

 

 

 

 

先吃點這種淡淡的,我們再看要不要踏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欸?)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