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ω・`)
<<汪洋>>延刊中。

 

混亂地玩出來,我討厭新訓> <*

 

 

 


 

 

 

 

 

 

 

屁股大方地帥先落座,青峰和黃瀨吵著要吃肉,而黃瀨細細從他的眼睛滑到鎖骨,再一路拐去青峰沒有一絲贅肉的手臂。

 

真是過分的男人。」黃瀨想,邊笑得眼灣灣說:好吧請你,就算硬拉你和我one-on-one到很晚那麼多次的謝禮。

 

由於人不多,兩人點的菜很快就來了,熱騰騰的香氣叫人食指大動,何況是成長期中的少年,所以兩人很有默契地先扒飯,其他什麼都填飽肚子再說。

 

黃瀨身為模特兒,雖然因為同時有運動員的身分又在成長期,但仍然不太能多吃,加上本身就是容易飽、需要少量多餐的人,所以吃到一半竟恍神看著坐在對面的青峰大口咬下肉、牙齒撕裂條條肌肉纖維的模樣,腦內忍不住腦補起他若是隻黑豹,那想必是隻運動全能的美洲豹,在一個優美的跳躍後咬下獵物的頸動脈。

而黃瀨永遠不是聰明到能察覺獵食者危險的笨蛋。因為在他小心別讓自己過飽和的視線撞上青峰的眼神的時候,完全不曉得青峰是用怎樣的探究眼神看他。

 

「哈哈哈──黃瀨你在幹嘛笨蛋嗎?」當黃瀨感受到青峰的視線往他瞟,便反射性低頭閃避,但是,一個偏頭竟然不小心讓他一頭閃亮的金髮沾到咖哩。

 

「啊,什麼?怎麼了?」更悲慘的是小模特兒完全沒感覺。

 

「欸,說真的,黃瀨你是模特兒什麼都是騙人的吧。」見黃瀨慌張的模樣,青峰大輝不順勢推他落井,怎麼會是青峰。

 

「小青峰你也太過分了!我好歹也出過一本寫真集!」黃瀨哇啦啦地哭喪著臉反駁,然後隨手抽出不離身的手機,想用鏡頭看自己是哪裡好笑、不像個模特兒了。

 

「不用看了。」青峰伸長手捏住黃瀨的臉,在心想「真是張誇張的臉,這就是所謂的巴掌臉嗎」的時候也用了特有的嗓子——有點無所謂又懶又輕挑的——要黃瀨向他看去。

 

喀擦。蠢樣被電子產品永遠保留起來了。

 

「可惜再高的畫素都比不上本人。」青峰暗想,忍不住用長期打球留有厚繭的手掌劃過黃瀨的長睫毛,然後才幫他弄掉咖哩的屎黃色。

 

而臉蛋被青峰有點粗糙的大手胡亂撫過,黃瀨只能閉起眼睛阻止自己溫度上升。

 

「好了,走吧!」青峰對於同學過度柔軟的頭髮毫不訝異,看黃瀨沒繼續進食的意思便招手要服務生來結帳。

黃瀨試圖搶了手機來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但畢竟才當上首發不久,怎能跟青峰較量多久,一下子漂亮的臉蛋即被青峰推得印了個紅印。

 

「你給我乖一點,再搶我就發出去。」成功推開快整個人撲上他的黃瀨之後,青峰果不其然露出得意的標準反派角色笑容威脅。

 

不管青峰是不是在開玩笑,黃瀨從來就不能抗拒他那個理應討人厭的笑,或者說,看青峰掛著如小孩般惡作劇的笑容,黃瀨就有他能把太晚遇見青峰大輝的遺憾補平的錯覺。

 

所以他乖乖地開始找錢。

 

見黃瀨一臉疑惑手飛快地在書包裡摸來摸去,青峰壞得惡質:「欸,你應該不又沒帶錢包吧?」

 

跟黃瀨認識以後,青峰一天二十四小時,有將近十小時的時間可以跟黃瀨扯上關係,所以當然連這位荷包鼓鼓的校園偶像常忘記帶錢包這件事都清楚知曉。


「放心啦,我有帶!」燦爛的笑容卻在他終於摸索到皮夾、打開時時凝結。

 

「嗚哇啊啊啊——慘了小青峰我忘記帶錢了!」臉上是快哭了,內心則在見到青峰越來越緊繃的神情時欲哭無淚。

 

「我、我立刻去拿錢來!」語畢,人緊握青色、類牛仔褲材質的皮夾急忙往門口衝,可是還不到門口已被一把揪住領子。

 

「你喔,只要一慌就聽不到人講話,是笨蛋嗎?」抓人跟抓小雞一樣不客氣的青峰彈了下黃瀨無處可挑剔的潔淨額頭。

 

「啊?」瞪大眼睛。

 

「我說!!」青峰故意在他耳際大吼,惹得他渾身發暫,眉間也散發出不滿的摺皺。「算了,我付!」

 

「诶?可是……」黃瀨還張口想說些什麼,人卻早已被推出青峰束縛範圍。

 

「哇──」踉蹌蹌差點撲倒在地,但沒抱怨,黃瀨立刻俐落地轉身,瞇著兩眼盈滿水的眼珠子望青峰付錢,「那我明天一早拿去你教室還你。」

 

「不用了。你還不走?」青峰站起身又率先走往門口,接著在門口等黃瀨有點意外得笨拙地跟上,

 

「那、那我──」黃瀨一個跳耀,頭髮灑落在青峰眼前唐突地忽然眼簾被一片黃色霸占。

 

「大不了明天再來吃,你付就好。」青峰大力拍了拍他的頭揮開熟穗般顏色的髮絲,不要他擋在自己前頭。

 

雖然這次沒搞到快跌倒,黃瀨仍呆愣地站在原地,直到青峰奇怪地回頭。

 

「這樣嗎?」黃瀨輕喃,聲音柔軟再輕不過,配著嘴角勾出淺薄的弧。「明天啊。」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補充:沒帶錢是因為錢包空了卻忘記放錢進去。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