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可以一次解決可是他爆數字了(呆

 

*我再不念書就完蛋惹←

 

*我愛死留言的大家了可是對不起我還沒時間回

 

*那年夏天 我已經弄好全部初稿了其實(幹你上課好嗎

 

*失控灑糖注意

 

*重發稍微修改過

 

 

 


 

 

 

 

 

 

 

 青峰大輝今天累壞了。

並不是因為訓練或比賽之類的,況且他現在正享受著難得為期兩星期的假期。但是,當一回到他和黃瀨為期兩星期的家後,他便直接把手上大大小小的精品紙袋扔在玄關,人拖著黃瀨就往沙發躺,硬要人家獻出大腿做枕頭。

雖然青峰從小就是個運動員,體力絕對不差,可是,他今天一醒來就被黃瀨拖去倫敦最熱鬧的Oxford Circus逛街,一路從百貨公司買到一家家精品店,青峰要黃瀨住手別再塞爆衣櫥,黃瀨只是無辜地含淚轉頭問:「難道我穿不好看嗎?」,讓青峰閉嘴看他掏出卡繼續刷下去。

當然,如果只是單純陪黃瀨敗家,青峰從學生時代早就習慣了。那傢伙買個東西跟女人一樣,不比個三家、不看完所有東西就不能下手,有時候明明都已經離開、走過兩三個街口,還會突然雙手合十、一臉沒買到會死的神情拜託他和他一起走回去買剛才猶豫不決沒下手的東西,或者是要退貨改買其他的。以上,這些叫青峰那樣事前早已確定自己要買什麼才會進店的人完全無法理解的購物習慣不算什麼,反正青峰認識黃瀨也不是一、兩年了,雖然會彼此邀約出門通常是為了one-on-one,不過,除此之外一起出門玩,吃吃新開的店或買球鞋等的情況也常配著兩人的生活重心——籃球進行,甚至桃井拿著手機說什麼好吃好看好可愛,黃瀨也常湊上前去問「什麼?什麼?」,所以青峰很早的時候就知道黃瀨涼太絕對有購物狂的隱性基因,並且對他的購物行為習以為常(青峰絕對不會說有時候是因為他認為睜大琥珀般的眼睛叫喊好可愛的黃瀨真是令人難以抗拒),然而,隨著兩人開始共同生活,青峰明顯感覺到他生活周遭開始被黃瀨(和他買的東西)入侵了。

例如,衣櫃的西裝永遠是黃瀨與他上街時買的。

所以,他今天才會做和他個性絲毫不符合的舉動——從Prada走到Gucci再繞到Giorgio Armani,在試衣間裡不停地換上被黃瀨塞進來的衣服。

他不是沒想過發飆走人,可是在黃瀨閃閃發光的期待眼神和一句句「小青峰果然好帥」中,青峰再怎麼自我中心還是忍了下來,連東西都主動提走大半了。因為,每當黃瀨興奮地往櫥窗衝、同時努力閃避人潮時,手總不自覺撫上腰部,即使皺眉有些痛、卻漾出開心的笑容配上兩朵紅雲浮上臉頰,那模樣叫元凶無論如何都放不下,擺著臭臉搶走黃瀨手中絕大數的戰利品說:「好好走,不然就回家。」

之後,黃瀨終於有點倦意的時候已經三點了,偏頭在Piccadilly Circus想了想,拉著青峰的手臂走進地鐵站做了兩站,說要去吃百年老店。

然而,以為終於可以好好吃頓飯休息的青峰看到眼前出現的目的地居然是一家咖啡店的時候,臉都綠了,才想轉身揍黃瀨,黃瀨已掛出大大招牌笑容跟他解釋這家店多有名連知名導演都很喜歡,邊說還邊拉青峰進去。



「算了,今天就隨便他了。」



沒想到,兩人擠進不大的店面後,黃瀨看著一位年老的人站在櫃台後,像很忙似沒招呼他們,黃瀨吱吱烏烏、看看老人又看看身旁被自己緊抓的青峰,才想打招呼,老人忽然抬頭有點意外似盯著眼前兩個一百八十以上的大男孩,瞟過兩人緊貼的身子和一堆提袋,突然笑了起來要他們快點自己找位子坐然後來點餐。


落坐在可以面向街景的位子後,青峰說要咖啡就好,由黃瀨一臉興奮地去看櫥窗上的糕點並點餐,然後瞇起眼睛假寐等黃瀨黃回來興師問罪。

「你午餐只打算吃這個?」黃瀨一坐下來還想偷襲青峰,沒想到手連個臉都沒碰到就被青峰抓住了......還是生氣的青峰。

「呃、對啊,我還想去柯芬園逛,到時候逛完再吃嘛。」黃瀨陪笑的同時努力要抽回手,無奈他自從大學不打籃球專心做學生、模特兒後已和青峰在力量上產生相當的差距,因此不管他用力到臉紅脖子粗,青峰仍沒鬆開他的手。

「黃瀨,你知道你現在瘦成什麼樣子嗎?說好巴黎時裝周一結束就要增胖回來,結果你現在的手腕細到我可以一手圈住。」青峰將他的手拉近到眼前,一副要扭斷他手的模樣。

見青峰一臉認真想殺人的樣子,黃瀨先是一愣,然後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直到手也掩不住就乾脆不顧形象縮著留有線條但纖瘦的身子大笑。

「那是小青峰手太大了啦。」黃瀨眨眨眼使睫毛上因為激動而溢出的淚水滑落。沒辦法嘛,誰叫小青峰根本不適合這種擔心人的台詞。

 

 

 

 

 

, ,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