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明是要寫髒髒青黃的!!!!(到底




















clear緊握手中的手機,漂亮的手指在比平常多出幾分力的情況下產生了不良反應、在白得透紅的肌膚上浮現了青色的條紋,叫蛇足一股熱衝上來,很想將自己加溫中的氣息全吐上那雙微微顫動的手。

但是他忍了下來,閉起深邃的眼睛將專注力轉回電腦,然後,移動滑鼠按下play,任憑音樂灌入耳內,引起震動全身水分子的共鳴,接著,從全罩式耳機注入的歌聲對他逐漸喧鬧的心跳形成屏障。

 

 

 

世界,似乎只剩下對方的嗓音。

 

 


太奇怪了。」蛇足想,邊泛出一絲難以被人察覺的微笑。他明明從來不是那種一定要誰在身旁才能活得下去的人。

 

可是,clear的透明容入了他生活的每個細節,若把那抹透明抽離,蛇足絕對無法想像他的世界會變得怎樣乾涸。那樣的生活不該是他的生活——從他聽到他的歌的那刻起,他們就注定應十指交纏。

 

即使抖得再厲害、即使燙得叫人無法忍受。

他們都該握在一起。

 

所以,蛇足拿掉已經不再傳出聲音的耳機,用能感受得到脈搏的手拉過clear的指尖,用親吻始熱度傳了過去再傾聽對方的慌亂。

 


很好聽。」最後,再趁cleae愣住、讀懂他的話語、揚起笑容的一連串動作未完成前,強迫給了所謂的獎賞吻。

 

當然,clear可以做的只有扯緊蛇足的手掌、並嘗試忽略自身體溫迅速攀高的現象。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