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地,獻給我老婆w

雖然還沒聖誕節,不過這次回家和家人去逛新光周年慶的時候,確實感受到聖誕節的氣氛了呢。

 

大家有非常期待聖誕節嗎(笑)

我家雖然不是基督徒,可是從小就有禮物喲。///

 

 

 


 

 

 
 
 
 

火神抱著頭,洩氣地倚著置物櫃嘆息,邊瞪置物櫃門上貼的月曆,期望自己記錯日期,今天不是十二月二十三日而是二十二號,。

 

突然,一個身影靈巧地閃進更衣間,讓外頭在場上的其他人都沒注意到有人溜了進去。

 

 

 

對不起,我真的想不到該送什麼給火神君,也不想把自己降到跟黃瀨君一樣的(愚蠢)等級,說什麼我就是禮物ê」,所以,請你陪我做這個吧!

 

講完以上一大串話的黑子,淡藍色的眼裡沒有一絲漣漪,看不出是在開玩笑,還是真的對想不到該送什麼聖誕禮物這件事感到苦惱,

 

所以,一開始就被黑子直球攻擊的少年只能抓抓頭掩飾有點升溫的臉說:「好啊,我也正想不到該送什麼。」

 

自從兩人開始交往,原本對聖誕節的印象就只有——一早被女孩包圍得密不透風、櫃子抽屜被塞滿禮物的黃瀨,和一早繃著比平常更兇惡臉的青峰總會及時拖走快淹沒在女人海中的黃瀨,與在較平時更肆無忌憚吃著一堆裹滿糖霜零食的紫原旁碎碎念說吃太多這種東西對身體負擔很大的綠間,以及,表情似乎柔和一些的赤司——變得會跟著火神去他家吃一頓大餐,愛吃肉的火神總會烤一堆他鮮少吃的牛排,笑著說希望他可以長胖一點、多長點肌肉,而之後老在黑子淡淡回句:「那樣抱起來不會不舒服嗎?」中脹紅臉。

 

接著,接吻、做愛、交換禮物。 

他們愛得平凡,卻實際多了。不需要像青峰和黃瀨一樣愛得轟轟烈烈、分分合合,幾度大吵大鬧覺得快走不下去時,才發現拐個彎路還長得很。

 

火神的第一次不是黑子。黑子的第一次給了火神,在他們交往滿一年的時候。

 

有時候,火神會發覺黑子的佔有欲跟大男人沒什麼兩樣,該要的該拗的,一分也沒少,例如在球經特別依偎在他身上稱讚他的當晚,黑子的身體總會壓抑得跟即將斷掉的弦一樣,但又會不尋常地渴求他的身體,並用力扯著他火紅的頭髮、如跳針般說我喜歡你、火神君,直到火神擁著他、輕揉他頭髮,彆扭地用英文說Nothing's gonna change may love for you,那種時刻,火神就會清楚知道,他是在與男人交往。

 

一個自尊高、頑固不知變通,會主動渴求主動示愛,且體貼入微的男性,選擇跟他交往,甚至願意放下男性尊嚴在他身下,盡管對方從來沒表示過一絲毫不甘心,可是火神很感恩,也十分慶幸最後在他身邊的人,不是哪個有火辣身材與可愛臉蛋的女孩,而是那名為黑子哲也的男性。

 

因此,火神毫不猶豫地開始和昨天黑子交給他、成對的鑰匙圈半成品奮戰。

 

隔天,火神由於難得熬夜而睡過頭,慌慌張張地抓了快完成的鑰匙圈衝到學校,開始晨練,結束後,又坐了下來,吃力地一針針將他心底唯一的名字縫上水洗牛皮紙,並如同笨蛋似期待黑子今晚的表情。

 

不過,就像黃瀨說的,他這樣地愛他,蠢一點沒關係吧!不影響他們的愛情就好。

 

於是,火神又笑得更開心地努力地用大大的手去控制纖細的針線。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不遠處,有個低存在感的少年正以前所未見的溫柔表情看著他。

, ,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