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ω・`)
<<汪洋>>延刊中。

我不行了。

 

各種英文報告真是極限,還要上台,另外物理也要我命。

 

 

 

*黃瀨習慣裸上身睡,只有和青峰做愛完會因為青峰而穿上上衣(但是下半身又只剩內褲w→又不是兩人只有一套睡衣

*豹是例外,無法收起爪子(是說我難得會說明什麼的w因為覺得大家應該知道而且mui寫的東西隨便看看就好)

 

 

以下,獸人微H有
















黃瀨揉著眼睛不甘心地隨手套上V領的米白針織衫,抓了下亂翹的頭髮去開那個不斷被粗魯敲打的門。

然而,當他打開門的那刻,黃瀨以為自己瞬間移動到了荒漠還是高山,竟然看到一頭活生生的黑豹。在黑豹炯炯有神、幾乎快迸出烈焰的雙眼注視下,原本因為太過難以接受眼前景象而愣住的黃瀨驚慌失措地想甩上門,但是對方動作比他僵硬的身子敏捷許多,門還沒關上黑豹已撲上黃瀨,使他發出慘覺的驚叫。

一般來說,動物多少會受到黃瀨激烈的抵抗和喊叫而動搖,黑豹卻很鎮定地利用前肢把黃瀨壓制住,然後定定盯著對方,邊小心地用掛滿倒刺的粗糙舌頭舔過他柔嫩的肌膚。

一開始,當豹他張開嘴露出療牙時,黃瀨驚恐地倒抽一口氣,心底猛念這是一場夢、這是夢、是夢,並顫抖地緊閉眼睛,任憑長長的睫毛如驚慌振翅的蝶,之後,在黑豹以長而厚實的舌頭用恰到好處的力道撫過他穿耳環的耳垂、臉龐以及脖子的時候,奇異地逐漸冷靜下來,並且感到事情不單純。

因為,那是青峰喜愛的愛撫動作。

小青峰?黃瀨一臉不可置信地推了推近在鼻尖的獸臉問。怎麼可能?真的是你嗎?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聲有點哀傷的嗚嗯,而且,黑豹進一步退了開,完全不像青峰、垂頭喪氣地趴坐下來。

黃瀨想了很久,才想起來既然眼前的猛獸似乎聽得懂他的話、還可能是青峰大輝,那要確認是否他是青峰的方法不是非常非常簡單嗎?

畢竟,青峰是知道他所有秘密的人。

因此,黃瀨站了起來,雖然一度腿發軟而差點倒下,但是那隻豹以肉骨分布得十分完美、充滿力量的前肢推了他一把,幫他免除摔跤的命運,之後,黃瀨拿了上頭寫了是與否兩個大圈圈的紙坐到黑豹面前,深吸幾口氣,然後,自言自語般開口了: 
感覺好蠢,不過方剛打電話給小青峰卻沒開機,明明昨天還聊過天說今天下午要一起去看電影的......反正,姑且試試吧! 揚起滲入不安的微笑,黃瀨輕聲繼續說:等等我問你幾個問題,然後你就把手放上圈圈作答。

我生父死了嗎?黑豹立刻將前爪放上否的圈圈,儘管黃瀨一向對外宣稱他父親已死亡,但他與母親,以及青峰知曉他親生父親其實不是從小養育黃瀨直到七歲那年去世的人,是國外某個集團的CEO。

我和小青峰是朋友?

聽見黃瀨的問題,黑豹似乎受到什麼刺激,瞇起眼睛迷惑地愣住,然而黃瀨對於這樣的他不感意外,僅僅低語:我在幹嘛啊。但是,在聽見黃瀨略苦的嗓子呢喃後,黑豹叼起一旁的奇異筆,即使最粗大小的奇異筆不好咬,他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辦法咬緊,接著,歪歪斜斜地在紙上寫了一個英文單字——LOVER。

簡簡單單,笨拙又單純。

他們上過那麼多次床,互相撫慰了彼此那麼多次,原來還缺了這樣簡單的東西。於是黃瀨笑了。他相信眼前的
生物就是小青峰。

吶,你餓不餓?我要來弄早餐。見黑豹點了點頭,黃瀨轉身從冰箱拿了厚切火腿、四顆蛋,與一堆準備做湯的蔬菜,原本還想拿果汁但是不知道青峰現在的身體到底能吃什麼,最後還是默默地放回去,並拿了裝湯的瓷盤注入礦泉水放在青峰面前。

在煎煮食物的時候,黃瀨繼續和青峰閒聊(或者,該說是他單方面絮絮叨叨,而黑豹只偶爾做些動作回應,跟他變成這樣前簡單的回應本質上並無不同),稍早的慌張和驚嚇皆失去了蹤影,自然得像是平常的青峰就坐在那裡。

真是不可思議,不管怎樣的青峰大輝,黃瀨涼太都能自然而然地接受。

做好早餐、把青峰的份放好,黃瀨拖著稍嫌過長的棉質褲子窩上沙發,慢條斯理轉到播電影的頻道後,才開始嚼早餐。

眼神還時不時飄向一口氣就將東西吃光的青峰,見他焦躁地將細長的尾巴甩來甩去,黃瀨在心中悄悄嘆了口氣,問:
你知道恢復的方法嗎?雖然很想了解眼前離奇的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但是,與其花一堆時間對沒辦法開口的青峰問清楚來龍去脈,還不如積極地想辦法解決。

黑豹緩緩地點頭,嘴角若隱若現地浮出弧度,讓黃瀨瞪大眼睛,意外青峰居然知曉解決辦法。

 

那,有我幫得上忙的嗎?他放下盤子、刀叉,望進黑豹漆黑中閃爍光芒的瞳孔。

 

接著,黑豹輕咬黃瀨衣服下襬,將他拉入寢室並推倒在柔軟的加大雙人床上,然後長滿短而有點刺人的毛的身軀覆了上去。

 

被大片陰影覆蓋的黃瀨,金黃的髮絲看來不若平時閃亮,蒙上一層陰影下的緊張微笑意外顯得引人背德。

 

偏過頭、緩緩闔上眼,黑豹先是延著他的脖子用舌頭融化黃瀨全身的力氣,第二步則是直接舔上對方的男性象徵,獠牙有時還不知有意或無意地碰撞黃瀨。

 

雖然仍隔著兩層布料,但黃瀨很快有了感覺。因為那頭聰明的色豹子甚至利用角度避開利爪,用腳掌去蹂躪那逐漸隆起的部位。

 

感受野獸舌上的熱氣、濕潤漸漸穿透衣料,和該死的掌中肉墊帶給來的刺激,黃瀨用盡全力阻止自己大力扯在自己身下囂張動作黑豹的耳朵,努力調整氣息並捧起他的頭。

 

你在幹嘛!他用如同在斥責家貓的語調道:發情也不是這樣的,就算我是你的……情、咳,我是說lover,也不可能的。

 

語畢,他瞥了眼發出健康色澤毛皮下的利器,然後,脹紅臉。

 

不,不可能的!進來的話絕對會裂開的。

,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安妮小姐
  • 沒有下集嗎?
  • 下集還在我骯髒的腦袋裡<0>

    我...有點失去寫肉的勇氣了wwwww

    沐一 於 2015/03/07 17:13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