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ω・`)
<<汪洋>>延刊中。

莫名其妙發了這個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不斷喊著尊哥好帥的我怎麼了wwwwwwwwwwwwwwwwwwwww

 

尊禮,赤青,或者說雙王.....總之寫了wwwwwwwwwwwwwwww

 

 

周防尊X宗像禮司,R18有,無法接受者請勿入。

 

 

 

 

 

 


 

 

 

 

 

火一直在燃燒著。將周圍吞噬,持續燃燒著。

 

 

 

第一次見到周防尊是在街上,對方明顯只是在街上亂晃,但宗像禮司就是知道對方,在某個定義上,是他的同類,但又是最對比的存在。雖然宗像早已習慣自己的與眾不同,但是看見與自己如此相像卻又是和自己分別佔據極端的男人時,意外感到一絲絲的哀傷,如同不乾脆的細雨,要下不下,叫人不知所措,不論撐不撐傘都會感到煩躁涓涓流入心底、打起大小不一的漣漪。

 

他們都很寂寞,又是無可奈何的存在。宗像並不排斥孤獨,但是,他知道對於被選上當王這件事無關喜悅難過,而是理所當然,因此,即使不抗拒也無法真的感到快樂。

 

有人天生就該當王。例如周防尊,例如宗像禮司。王會互相吸引,但又是光影一般的存在,無法相容。

 

所以,現在宗像會騎上周防,用力扭動腰枝,直到汗沿著銀色的細框眼鏡低落在周防緊繃的小腹,都是無可避免的。

 

然而,不可能只因為彼此都是王而相殺,但更不可能因此而相愛。

 

感受自己被酒精侵蝕的腦漿在鈍痛及快感的搖擺中糊成一碗軟爛的粥,宗像癱了下去,用手抵在周防厚實的胸口,試圖抓住痛苦中若有似無的愉悅感。

 

接著,他被吻住了。充滿刺鼻酒味的舌頭舔拭過他下唇,輕輕啃咬後揪住他舌尖吸吮,不配周防那粗獷外表的溫柔動作,叫人瞬間鬆懈,被火紅吞滅而燃燒著。

 

只能等待燃燒殆盡的那刻了吧。」宗像狠狠扯住周防的蓬亂髮絲,將他拉向自己。

 

或者,你可以選擇緊緊看住我。」低喃,把慾望送進對方更深處,嘆息。「那樣就不會有結束那刻了。

 

而宗像只是揚起嘲弄似的笑容,「火會知道停止嗎?

 

「那男人從不知道計較後果,也不會在乎後果。」邊想邊將自己的力氣放掉,去接納周防沉重的杵,若作戰時揮舞劍般,深深望進對方暗紅的眼睛,拗直地等待那片混濁反射出自己青亮的顏色。

 

「既然自己入不了吠舞羅,那就在這血色中燃燒著,直到赤與青無法判別吧。」耳朵傳入男人粗重的喘息,後頭承受的撞擊也越來越大,宗像露出勝利似的笑容,感受自己被緊窒包裹,不斷縮小直到火抹乾淨他。

 

沒有東西可以燃燒的話,那火也會因而熄滅。」倒在周防旁的宗像在股間流出液體、逐漸失去意識的時候這麼想著。

 

這樣就好。

 

 

 

來,燃燒吧。就此消失,一起。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尋君咬月
  • 好棒啊!!!!!!(升天
    超級帶感阿好喜歡這樣的尊礼!!!!(激動ry
  • 感謝你喜歡!!!!

    呼呼這篇其實寫得很害羞快速.......憑著衝動就咻咻(?)完成了,幸好有人喜歡>/////<

    沐一 於 2013/01/21 19:53 回覆

  • A君
  • 孩子最上面的吶喊(?)前言的尊ㄍㄜ的ㄍㄜ你打錯了ˊˇˋ
  • 真的> <

    不好意思我太隨意習慣一完成就貼www

    沐一 於 2013/01/21 19:54 回覆

  • crylove4
  • 好美!!!!!
    大大可以把它轉到百度周宗吧嗎,會po上網址和名字的ㄟ(≧◇≦)ㄏ!!!
  • 哦哦哦哦哦哦哦可以喲,竟然有人要幫我轉不嫌棄他>/////<

    沐一 於 2013/01/21 19: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