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樂,去年受到來這裡的每一位照顧了,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黃瀨躺在床上,為了他的皮膚他選擇先忍住溽暑,僅開了電風扇。室內空氣緩慢地流動,像混雜爛泥的水吃力地畫著圓,叫黃瀨煩躁地頭昏了起來,幾次反覆張眼閉眼,白花花的天花板模糊起來,傳遞視覺的神經暫時罷工,剩下不靈活的腦袋勾勒出下午硬生生烙印住的豔陽,接著,口中突然泛出了一陣腥味,下午射入他口中的灼熱液體似乎使去年被青峰頭擋住的煙花遲來地炸開。

 

去年,握住他拳頭的手是些微黏膩的,但是不讓人討厭,因為那樣的情緒,讓黃瀨無可救藥地開心,他從來不知道緊張也是可以參雜喜悅的。還有青峰覆上來的唇瓣沾染的空氣中的濕氣,燙人又有點濕,黃瀨幾乎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不爭氣到哭了、淚劃過兩人緊貼的嘴唇。

 

當時的他們有想過以後嗎?黃瀨覺得沒有。不過青峰答應了他的邀約、或換個更貼近事實的說法--為了賠他沒看到的煙火,以後都要和他一起看。

 

「為什麼去年的小青峰可以縱容我呢?」黃瀨瞇起眼睛,避開眼簾要被煙花劃傷的錯覺。

 

無止盡的一對一,早上撲上他還未完全伸展開的身體道早安,午餐時間第一個任務就是去挖他起來吃飯,然後翹課纏他練球,儘管有時候會練過頭、在社團的時候被赤司發現、受罰,但是青峰仍然沒想過拒絕黃瀨。

 

黃瀨知道自己很笨,總在暗處無意識地注入了過多的愛,之後,才在無人知曉的夏夜任愛情如用盡力氣的蟬安靜地死亡,最終徒勞恨費聲,過往的回憶片段:吱吱喳喳的愉快吵鬧、越挫越勇的一對一、在水龍頭下享受冰涼的水沖卸下運動後以及看見某人精湛的球技後過熱的腦袋意外得到青峰看似隨手扔來的毛巾.....總於深夜時分在胸腔和心臟共鳴,不過即使是聲嘶力竭地吶喊,都是「無聲」的。

 

他知曉才能開花後的青峰需要的不是自己每天逗他、和他吵著無果的一對一,而是一個更強悍的敵人。

 

但是憧憬著青峰的黃瀨,說到底,不過是被他光芒吞噬的某人而已。那樣的他,在青峰若隱若現的期待中,幾乎展現不出一絲光芒。

 

那天距離花火大會還有一個禮拜。青峰永遠不知道,離他幾街遠、在他眼前老掛著傻笑的少年正扭緊床單對抗著夢魘。

 

,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