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伏八】GLOW【手书】+【手描き/腐向け】伏見1/9/才オタオメ…【猿美】好棒

 
 
強制結束(被打死
 
 
 
對不起......最近,厭倦很多事,然後,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恐慌。
 
不再害怕,不再喜悅的大腦......(掩面)中二病發了吧我
 
期末考這禮拜就結束了,會回家好好開始寫稿的> <
 
 
 
 
*H有(變態那種)(???)
 
 
 
 



 
 
 
 
病態的蒼白手指劃過八田安詳的睡臉,僵直著、顫慄著。接著,按壓上柔嫩的嘴唇,並洩出一陣夾雜重喘的「美咲、美咲、美咲」。
 
他記得他很久很久以前,曾經得到過任意撫摸這副身體的權利。
 
早晨進教室後趴在桌上假寐等待那人撲上來,然後拉著自己翹課,翻過牆時自然而然地牽手互助,直到在大街引來他人--特別是女人--側目後才被滿臉通紅的八田用力甩開手。被找碴後,空無一人的保健室裡,手臂被他架在脖子上,臉上的殺氣還未散去的八田讓他必須花很大的力氣才沒有狠狠將對方囚禁在懷中(雖然他已經被揍到吐出胃酸而無力)。
 
當時,在看見那傢伙衝進骯髒的巷子、撞見被揍得眼鏡歪斜掛在臉上的自己的時候,剎那間的神情,讓伏見覺得他完整得到了八田。
 
那樣專注而疼惜的眼神死死定在伏見的瞳孔中、洶湧的感情毫不掩飾地表露出來,才國中三年級的他們,隱約地知道他們日後的結局絕對不同於當下的他們。
 
啊啊,美咲......哈啊、真想把你綁起來,看你燃燒的眼睛如惡毒的獠牙咬上我,看你像水蛇般扭動腰,看你臉上孕滿淫蕩的潮紅和水珠、臉卻痛苦地扭曲......全心全意,望我、聽我、感受我陰莖撞入你身體,激盪出淫靡的聲響......那刻的你,一定會是最美的吧?那樣的你,必定是完全屬於我吧?......美咲、美咲你真美。
 
 
輕碰少年般纖弱的鎖骨,愛撫一路下滑,先是耳根到脖子間不屬於男人的稚嫩線條、再來是隱隱浮現的肋骨上頭他愛慘又恨死的圖樣、又啃又咬卻痛苦地小心沒留下痕跡再移動上精緻的鎖骨,之後,又緩慢地畫圓繞著單薄的胸膛,直至小小的種子發芽,才灣身舔弄,細心栽培到果實成熟地挺立等待人採擷。
 
口手並用撫摸、品嘗眼前足以致命的軀體,在八田下腹、股間一寸不漏地沾染上透明的體液後,伏見幾近是虔誠地親吻上對方半勃起的男性象徵,從根部、陰囊,一步步吻上頂端,然後才伸出舌尖,抱持感恩似舔拭那小口,另一手則忙著處理自己腫脹的慾望,同時貪婪地將喘息以及對「美咲」三個音節的詠嘆噴上對方發燙的皮膚。
 

「美咲......啊、美咲真想叫醒你,讓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看看你會不會扭曲著臉驚叫呢?會不會害怕得快溢出淚水卻死咬嘴唇忍著?自尊被啃食得一乾二淨的你應該腦袋會剩下想殺我的念頭吧?呵呵呵殺我.......殺我呢,我哦。美咲、美咲快張開眼,不要不理我,你只能理我啊你怎麼不懂呢?要懲罰你囉!瞧你多淫亂,明明沒知覺卻濕成這樣,況且美咲你是被你最最討厭的人口交哦?整根都要吃進去囉?」語畢,伏見皺眉將泛出漂亮色澤的陰莖含進口中,接著把哭腔加入語句中。
 
「不能醒來真是太太太--可惜了啊,吶吶......美咲、美咲,你知道嗎?被你緊緊盯著是至高幸福又同時是地獄等級的試煉,你那噁心的眼睛什麼都沒有,卻在映照出我的時刻變得性感萬分。明明我們的視線交纏得分不清彼此,但卻碰觸不到.....為什麼呢?」他狠狠地吸吮了下,任由濁白的液體注入喉嚨深處,而且還不吐出八田逐漸平息下來的分身,反倒用力吸吮把最後一滴瓊漿都吃掉,並將對方漸漸平穩的脈動、軟硬的變化牢記在腦中。
 
那媲美電腦的腦袋。優秀地令他從小到他都逃離不了夢魘半步。
 
 
 
但是,他現在學會感謝。
為了親愛的美咲,他當然要一分不差地記住他身體美的紋路,臉上每個表情,動作時肌肉和骨骼的移動,以及,他高潮剎那間的反應。
 
「唉呀呀,美咲......最乖最棒的美咲,這是還是一樣美味呢!」他依依不捨地舔掉露出來的精液,「每天每天,都帶你來是對的,真乖巧,身體......已經離不開我了吧,已經被調教得這麼敏感了。」
 
 
他撐起身子,以幼兒環抱心愛毛毯的姿態抱住那個無法有任何回應的軀體。
 
「吶,很公平地,我也無法離開你囉。」
 
 
「不然,我們都會死呢。」伏見終於露出整天下來,唯一一個正常的滿足笑容而沉沉入睡。
 
 
 
 
 
 
八田美咲最近常做噩夢,夢見他最痛恨的男人膜拜似撫弄過他全身,靈活地移動指尖碰觸著他的骨骼、他的肌肉,用心地記錄他身體的每個細節,對方美的舉動是那樣的珍惜、小心翼翼,卻在甜美中透露出一絲恐怖,要人顫抖。
 
就在噩夢從不間斷的第八天,八田發現自己靠近肩頭的圖騰有些奇怪,似乎有點紅腫,顏色又隱約透出瘀青。
 

轉瞬間,一股噁心衝入腦海,八田彎下身吐了出來。

 

然後,止不住顫抖。就像在夏季慶典中手拉手奔跑,四周閃閃發光、人如魚群漂流,美妙、興奮、愉悅,但是全身黏膩的汗汗口鼻中令人作嘔的味道叫人感到不和諧。

 

嘔出最後一口時,八田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了那隻猴子開心到布滿部正常紅暈的臉。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