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開始寫!

大概是因為要考某科很麻煩的科壓力來了吧......

 

有點不知所云> <

所以還請大家指教!

 


 

 

 

 

 

大雨滂沱。

 

世界在雨傘下形成的雨幕外顯得飄渺不清,天色暗淡不已,相距遙遠的昏黃路燈映出一景一物鬼影幢幢,頂著金黃腦袋的黃瀨深深吸了口因為突來的雨而驟降溫度的空氣,然後無措地對手機低語喃喃,而電話另一頭的青峰只能勉強辨認「不小心」、「好像」、「迷路」、「努力」、「回不去」,以及,訴說最多遍的三字——對不起。

 

昨晚的青峰回家後,看見的是在兩人一起到美國來奮鬥後、黃瀨臉上最常出現的憤怒表情,這使他好不容易壓下的無力感和怒火又一口氣衝上來。

 

當初一起出櫃,拋下所有、肩並肩來到陌生異國的兩人對新生活充滿了期待與不切實際的幻想,而現實一點一點磨掉他們夢想的光環,隨著向父母開口要的錢的數目越來越大,他們越來越惶恐,開始質問自己的選擇──為什麼不留在日本打籃球?為什麼不繼續在日本做模特兒?真的有必要為了黃瀨/青峰來美國嗎?──並不經意間放開了交扣的雙手,改成緊握自己的拳頭,告訴自己努力再努力,只要成功就可以和對方過上預期的生活。

 

但是,在青峰不再陪黃瀨飯後散步、不再跟他一起在周末開著破爛的二手車出門採買日用品與食物之後,他們都感覺到恆在彼此間的裂縫更大了。

 

為什麼呢?

 

黃瀨連續好幾天跑了一天的甄選卻總得不到一句「我們要的便是你」,漸漸地,他壓不下心中的不安了,餐桌上他開始絮絮不休,從模特兒的明爭暗鬥和糟糕的面試,到物價飛漲……抱怨、抱怨、以及抱怨,他看不見坐在面前的青峰,僅僅盯著碗不停地道,彷彿他說得越多,不安就會越少。

 

然而,事實是一樣一身傷的青峰聽了臉色不耐極了。

 

「閉嘴你很吵,我已經夠累了。」低吼的語句如同定身咒,黃瀨全身一僵,還來不及吐出抱歉或者訕笑之類反射性的反應,青峰已經重重放下碗,碰一聲關起房門睡了。

 

黃瀨望向緊閉的門,看了好久,最終還是掃光了已經吃了跟好幾天相同的菜,接著整理了大半夜的房子,直到快天亮才回房間睡。

 

背著那個說喜歡站在他旁邊看他笑的男人。

 

隔天,黃瀨睡到下午才懶懶地起床,看了會兒冰箱發現菜不夠以後,掙扎了好久才決定走半小時以上的路去買。

 

「省錢嘛,現在我和小青峰還不太能賺錢呢……畢竟,已經不在日本了。」他想,然後走出門前對著放一旁的鏡子笑了笑,用口型說加油。

 

提著兩個購物袋和錢包鑰匙的黃瀨卻沒想到他傍晚出門後,到天黑都還回不了家。先是發現突然烏雲密布,閃電打雷不斷落下,接著在模糊的視線中,他發現長得一樣的人行道旁的屋子似乎跟以往記憶中不同。

 

到底是他已經很久沒悠悠哉哉走路去超市的原因,還是真的迷路了呢?

 

黃瀨天性樂觀,決定姑且再走一段路,沒想到二十幾分鐘過去仍然看不到超市的影子,連周圍有著大片青色草皮的住宅都變成公寓和塗鴉。

 

人煙稀少,黃瀨心臟忽然不受控制地一跳。

 

遠遠有幾位身上好多刺青的黑人聚在一塊往他這裡看,黃瀨緊咬下唇故意自得似掏出手機、戴上耳機,等到他們離開,才趕大口大口地吐氣。

 

好冷。好想要氧氣。

 

胸口激烈地起伏,頭暈眩不已,黃瀨顫抖地按下快撥鍵。

 

「黃瀨?黃瀨!黃瀨!你怎麼還沒回家?你現在在哪裡?出了什麼事嗎?我去接你!」

 

一連串的問句砲彈似打向他,黃瀨手用力到發白的瞬間脫力了,恍惚間,感覺到一切的不快、擔心全消散了。

 

現在,他只想擁抱對方,在安穩的臂膀中告訴他:「不怕,我們都不怕。」 

 

天空放晴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六出紛飛的樗櫟林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