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4/13改了文,加長加甜這樣wwwww

 

 

 

我會說這是新刊內容嗎?(╯⊙ ⊱⊙╰ )

我才不會說他甜膩膩的(╯⊙ ⊱⊙╰ )

 

 

 

 

 

 

 

 

 

  醒來看到幾天不見的戀人睡在身旁,青峰滿意地縮緊手臂使兩人距離減少到可以忽略的地步,凝視向來活潑、靜不下來的黃瀨許久,從柔順的頭髮、纖長的睫毛、小巧鼻挺的鼻翼、到稍稍嘟起的唇,青峰在他眼珠子可轉動的範圍巡視他視為寶貝的領土,一寸一寸,視線盛滿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深深情感。

 

  但是,因為工作而被忽略好些天的青峰逐漸對這樣安靜的欣賞感到不滿足。

 

      「黃瀨、黃瀨!我餓了。」青峰用膝蓋拱了拱窩在他懷裡如一隻慵懶貓科幼獸的人。

 

      「唔?小青峰?」迷迷糊糊睜開眼看見熟悉的人擁著自己,黃瀨露出開心的笑容,瞇起眼眸往青峰的方向蹭了蹭,在青峰回應似地將額頭抵上他的時候,微笑道:「早!」

 

  理所當然被甜美的微笑誘惑,狠狠給了個精彩的早安吻,才放開已經微微缺氧、面紅耳赤並且眼角泛紅的傢伙。

 

  青峰愛極黃瀨剛醒來時像小孩的單純,與該死的不經意間的挑逗——不論燦爛直爽表達他情緒的嘴角,還是波光淋漓的雙眼流露出的愛意——當然,黃瀨對於這些事是不清楚的。

 

    「我餓了。」小孩耍賴似,青峰邊再次強調他的需求必須回應,邊伸手抓了在他過度具侵略性舉動下想偷偷逃跑、滾出他胸膛的人。

 

  無奈地笑了下,黃瀨揉揉眼想甩掉連幾天熬夜造成的不清醒和暈眩,「好……嗯、我醒了。你餓了嗎?我知道了,你要吃什麼?。」

 

  嘆了口氣,見黃瀨疲憊到撐不開眼皮,吃早餐的事順間被遺忘。

 

  將人按在自己臂膀間,毫不掩飾強烈的占有慾,像頭野獸決不放自家伴侶離開自己的領地一分一毫,為了不讓他掙扎,一手壓制住人,一手更是覆蓋上那招桃花的眸子哄他繼續睡覺。

 

  「小青峰?」不明白發生的什麼轉變的黃瀨發問。

 

  「噓,別說話了,再睡一下。」收緊手臂令鼻腔充滿那使人眷戀不已的氣息。

 

  「不是要吃飯了?你不是餓了?」不解地想拉開覆在自己臉上的大手。

 

  「等你睡醒再吃。」瞧黃瀨沒抗拒的意思,青峰鬆開箝制他的手去撫摸他柔軟的髮絲,剎那間洗髮精混合黃瀨味道的氣味散了開,叫他忍不住低頭吻了吻他。

 

  「我先去煮吧?」黃瀨抿起嘴,十分堅定地說,「你餓了。」

 

  「我現在不餓了但是想睡,陪我再睡一下。」撒謊後完全沒有不自在的傢伙把嘴湊上他耳環,輕舔慢撚,暗示得非常明顯,再不睡就做點運動消耗體力自然就會睡著了。

 

      「哈啊……你、你住手!」敏感處被攻擊的後果很嚴重,一道電流從末梢神經竄入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引起悸動,四肢微微顫抖,腰枝也跟著軟了下來。

 

  「睡不睡了?」啄了啄黃瀨淡粉色的唇,青峰壓低聲音威脅似說,見黃瀨還想開口直問你怎麼可以這樣,乾脆地把黃瀨的巴掌臉埋入自己的胸膛。

 

  「哈哈小青峰你以為你的胸肌可以悶死我嗎?」黃瀨暗自吐槽,並推了推某人因為他不小心洩出的悶悶笑聲而收緊的手臂。

 

  嘆口氣,笨拙地拍拍黃瀨的背以免這笨蛋笑到岔氣,然後使出終極絕招,「睡飽一點下午我帶你去球場,不是很想一對一?」

 

  得到現任最有價值的亞洲球員的一對一邀請,黃瀨眨了眨眼,努力讓剎那間湧上、混雜著感動的愉悅壓下,避免失態、那也太對不起自己魔性模特兒的稱號。

 

  因此,他伸長了手環上青峰,「我有沒有說過我很愛你。」

 

  身為被告白的當事人,青峰先是一愣,然後狠狠彈了某人光潔的額頭,接著再他喊痛前揉進自己懷抱,緊密得透不出一點空氣,連腳都如同八腳章魚纏上對方柔韌的腰。

 

  「我知道。」過了許久,青峰才沙啞著說。

 

  「什麼?」黃瀨聽不清楚接近呢喃的音量,只能從青峰胸膛傳來的震動與心跳聲推斷剛剛青峰真的有說話。

 

  「我說,我知道。」牢牢將人按住不讓黃瀨看自己有點窘困的惱怒樣子。

 

  「唔嗯……」難得看見青峰賴床的黃瀨心滿意足地莞爾一笑,照人說的乖乖閉上眼。「好,我也知道。」

 

  「我也知道你愛我。」他想,同時悄悄在青峰的左胸膛印上一吻。

 

  一暖下,青峰也跟著微笑起來。 

 

  「晚安。」他們不約而同道,相偎相依,使兩顆心臟可以更接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六出紛飛的樗櫟林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