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一:

 

黃瀨不是沒想過交男朋友,但是每次下定決心偏頭任由他人親吻他的時候,他都會覺得每個親吻像針一樣,刺傷他讓他好痛好痛。

 

交往的前三天,他們試著如同普通情侶一樣擁抱、親吻。

 

黃瀨承認有時候在準備早餐的同時,被青峰環住腰,身體緊密貼在一起接吻的時刻會很動情,好像他們確實是一對交往很久的情侶。

 

連第四天黃瀨在家開火煮了一桌的日式料理,兩人將食物一早而空後,青峰問推他進廚房、要他洗碗的黃瀨為什麼,而黃瀨眼珠子咕嚕嚕轉了圈,才裝出理所當然的樣子道:「因為你是我男朋友。」而對方呆愣後順從命令去洗了碗的模樣,也讓黃瀨心跳漏了拍。

 

當然,隔天由於洗碗途中陸續打破兩個碗、一個盤子的青峰,在百貨公司彎著腰認真挑選碗盤、準備拿來賠黃瀨的姿態,更是令黃瀨有種他們不是為期十天的男友那種愚蠢關係的錯覺。

 

 

 


 

 

 

試閱二:

 

黃瀨覺得青峰已經失去意識了,腰本能地挺進、侵略,讓他很想逃離。

 

但是他是青峰,所以再怎樣難堪黃瀨都無法拒絕他,於是他試著伸出手想要他擁抱自己,但是動作到一半黃瀨自己已經放棄地轉回來掩蓋住快要撐不住淚水的眼眶。

 

而青峰仍然是一副感覺不到正在和自己交媾的人有什麼反應,自顧自地掐緊身下人的腰不讓他逃離,然後更使勁胡亂撞進那炙熱的小穴。

 

 

 


 

 

 

 

試閱三:

 

秋日午後,陽光下反射出漂亮色澤的黃綠色葉子堆滿人行道,青峰伸直腳、大爺似懶洋洋往後一躺,任由落葉飄然落在他泥似的黝黑臉龐,忽然,一個熟悉的嗓子傳來,青峰的眼睛張開一條線往那方向望去,果然看到疾走的綠間以一貫的冷淡嗓音叫在他身後苦苦追趕的高尾閉嘴。

 

 

 

這景象對青峰來說一點都不陌生,從高中時代起,便常常在和黃瀨約會的途中看到笑著跟一臉彆扭的綠間道歉的高尾,每次看到後,他都會想還好他男朋友是只會傻笑的黃瀨,而不是笑得像隻狐狸的高尾。然而,在青峰對他們快失去興趣、再次閉上眼前,高尾一聲「老公」讓他驚訝得坐直身體,瞪大雙眼看高尾從後頭死命拖住想掙開腰間束縛的綠間。

 

 

 

「高尾你這混蛋給我放手。」一字一句咬牙切齒地說完之後,綠間狠狠給了像牛皮糖一樣黏的高尾一拐子,接著氣呼呼地揉著腰繼續往前走,連一旁全程看完好戲的青峰都沒發現。

 

 

 

青峰稍稍觀察了幾秒綠間的走路姿勢,終於發現為什麼在綠間身上影約感覺得到黃瀨的影子。

 

 

 

嘛嘛,黃瀨前天也是一早起來發瘋般狂揍了還在睡覺的青峰幾拳,然後才用「那種」姿勢快步趕去攝影棚拍照的。

 

 

 

高尾在苦笑著目送綠間離去後一轉頭,立刻看見青峰望向綠間離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嘴角還噙著古怪的微笑。

 

 

 

意識到可能會有糟糕的事情發生的高尾露出一貫的痞子笑容,對青峰說:「喂,看著我家小真幹什麼?黃瀨呢?」

 

 

 

「哈,誰在看他了。」撇了撇嘴表示了自己的不屑,青峰泛出了壞笑,「黃瀨去買飲料,你找他做什麼?還有,你不是該叫綠間老公嗎?怎麼又變回小真了。」

 

 

 

「只是覺得看到你的同時應該也會看到黃瀨,所以問問而已。」況且真的要找黃瀨做點什麼的話才不可能讓你知道——高尾默默地在心底補充。

 

 

 

「我叫小真老公是因為他昨晚叫了整晚的老公,那麼可愛當然要給他獎勵囉!嘛,這種是其他人不需要知道。」笑得一臉春風得意的高尾特騷包地順了下頭髮,才繼續踏上追妻的路。

 

 

 

高尾離去後,青峰不斷地反芻老公兩字,同時不少A片的場景從眼前掠過,兩者交織下,腦海浮現出黃瀨臉蛋通紅、軟嚅叫他老公的樣子。那使他血液不斷往下身流的幻想直到買完飲料的黃瀨向他跑來,掛著燦爛的笑容喊小青峰,才消失不見。

 

 

 

「唔,其實叫老公也不錯。」瞇起眼睛用瞧獵物的眼神掃過黃瀨全身上下,青峰危險地低語,可惜黃瀨此時仍然離他有段距離無法聽到他預告似的言語。

 

, ,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