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開始!

青黃打工仔與名模很難寫正努力中,先上個虹灰來試試,希望大家還可以接受<O>

 

 

 

 

設定:

虹村修造26歲X灰崎祥吾16歲

 

 


 

 

 

 

 

在灰崎祥吾高一下學期的時候,從小和他相依為命長大的哥哥被調職到國外,在無法放心把灰崎交給極度不負責任、三不五時找不到人的父母的情況下,灰崎的哥哥只好去拜託竹馬兼鄰居的虹村,請他收留灰崎,以及管教他。

 

因此,虹村與灰崎就在匆忙裡展開了奇妙的同居生活。

 

然而在共同居住的第二天,虹村就有把家裡那位欠調教的小孩綁在家幹到不能出門當種馬的衝動。因為當他忙了一天回家後,踏進玄關竟然看到一雙女鞋,清楚灰崎為人的虹村心中閃過一陣不妙的預感,給自己做好心理準備、緩步走進客廳,果然見到自家沙發上一對男女正、在、做、愛。

 

女人發現有人回家的瞬間立刻尖叫,受到魔音攻擊的虹村皺緊眉頭,又瞧灰崎一副你壞了爺興致」的臉,再也忍耐不住,青筋爆了出來,直到深吸了幾口氣平復情緒才想好怎麼修理不聽話的小孩。

 

所以,虹村忽然笑得燦爛無比。而那往往是他身邊的人要倒大楣的訊號。

 

「親愛的,我們必須談談,嗯?」曖昧的低沉嗓音加上被背叛似的表情,還有那個「嗯」讓灰崎聽了幾乎臉都要綠了,既充滿情愛卻又飽含威脅的一個音節到底是要他怎樣。

 

女人聽完則愣了下,隨即臉色鐵青地抓了丟在地板的內褲塞進包包,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低胸小洋裝就走了。

 

見無關緊要的人走光,虹村毫不避諱灰崎全身只剩一件襯衫的模樣,選了個應該沒被他們汙染過的沙發坐上。

 

「原來你連那種貨色都吃得下去。」赤裸裸的鄙視與厭惡出現在虹村遠比灰崎髮色黑沉的深灰色眼珠。

 

「是那女人自己纏過來的。」完全爛男人樣的灰崎沒有絲毫壓力地將錯都推給對方,「還有虹村前輩怎麼不裝紳士了,居然那樣說女人,怎麼?太久沒做了,所以羨慕了?」

 

「白癡。」見他把衣物套回那發育未完全的身體,一雙長腿上薄薄一層肌肉,再往上便是那傢伙無法自己管住的地方,虹村覺得真是難以置信怎麼當初跟在自己後面叫哥哥的傢伙會長歪成這樣。

 

「果然是欠調教。」虹村邊想邊笑了,那模樣灰崎覺得挺刺眼的。

 

「我只是訝異你腦子差到連這種程度都管不了下半身。」

 

「只要爽就好了,幹嘛去思考,這檔子事跟腦袋好壞一點關係都沒有,好嗎?虹村前輩不會是處男連這種事都不知道吧?明明挺受女人歡迎的。」壞笑加嘲諷的語氣,臉蛋卻透露出一股因為天真才能有的張狂。

 

難怪有人說天真無邪的人才是惡魔。

 

「哦?所以我讓你爽了就可以操你?反正爽了就好,對吧?」比已經算頗高的灰崎硬生生還高了七公分的虹村直接將人壓制在椅背上,如同灰崎有多淫蕩般,輕佻地地抬起他的下巴,一路舔吻,還在吸吮他下唇的時候用力扣上他的下顎,逼他張開嘴接受自己的侵犯。

 

「怎樣?要不要來確認我是不是處男?」虹村極其惡劣地彈了下灰崎鼓起的下身,「你現在這模樣真像條欠幹的母狗。」

 

然後,灰崎出手揍了他。臉被揍偏到一邊,一大張臉上只剩一隻眼睛迎向光,其餘的部分晦暗不明,裡頭壓抑的慾望頓時深沉得叫灰崎有種不快逃走不行的錯覺。

 

但是,自尊心極高的他又怎麼會忍受喪家犬的逃跑舉動?即使他清楚知道眼前人在他國中時期便有和自己上床的慾望(雖然僅僅是淺薄的,可是那確實是一個成年男子對一個未成年男孩不該有的感情)。

 

於是,他呸了聲挑釁對方不還手的舉動,接著兩人幾乎是不計後果地毆打起來,從沙發上滾到地上,一路弄倒了花瓶與兩個馬克杯,雖然都沒破,但是馬克杯裡的飲料灑在厚厚的地毯上,讓整間客廳看起來十分狼狽。

 

他們是在虹村鼻血流不停的狀態下收手的。

 

灰崎被他壓在地板上,嘴巴裡似乎有破洞所以嘴角有點血絲,虹村盯著他深深看了很久,才舔吻掉那抹腥紅,起身離去。

 

「切。」灰崎不明就裡,只能惡狠狠瞪了他的背影幾眼,才懨懨地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六出紛飛的樗櫟林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