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Kiss日快樂>3<

大概是R12......?

 

 

 

 


 

 

 

 

 

 

 

灰崎大大方方遲到快半小時才踏入體育館加入訓練隊伍,對此籃球社每個成員沒有一個感到奇怪的,反正他一星期有來訓練的天數都比沒來的少了,遲到更不用說了。

 

然而,他們不知道這位表面上跩得跟二五八萬似、掛著一張我有來你們就該滿足的臉,下頷微微上揚,並且對於教練的訓斥以及威脅蠻不在乎的傢伙,內心其實在掃了眾人一圈發現如同老頭子一樣囉嗦又愛用外在裝紳士、其實內心是個惡魔的人不在後,暗自鬆了一口氣。

 

今天大概看不到他了吧。」灰崎想,對於不會由於遲到而被揍感到高興,但是有股失落也同時從心底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油然而生。

 

越想越對自己不受控制的低落情緒感到暴躁,灰崎有點神遊,思考等等不要直接回家乾脆去哪裡廝混,找個女人過夜,才不會晚上十點被住隔壁的虹村隊長查房,並且嘮叨一堆。

 

「被揍就被揍吧。」甩甩滿臉的汗水,任它跟眼淚一般地劃過臉頰,還有幾滴不小心進了眼睛,引起一陣刺痛令他眼眶微紅。

 

「媽的,誰管他啊。」訓練結束了,他慢吞吞地跟著人群走回去換衣服,正想到不爽處,順手搥了下開不了的爛櫃子。

 

灰崎最討厭聽話,虹村卻總有辦法讓他聽話,這使他很煩躁。而現在更讓他煩躁、討厭且恐懼的是,他沒辦法除去虹村對自己的影響力。

 

光是上次去一個OL家白吃白喝了三天(理所當然地翹了三天的課與訓練)後,被粗爆地從人家家裡拖出來揍了一頓,並且以野獸撕咬獵物的方式吻了胸口與脖子、印上密密麻麻的淤青,然後被迫跪坐在地板幫他口交,他回想的時候都會忍不住硬了。

 

「媽的,真是沒用。」他不知道是在謾罵終於打開的櫃子還是自己。

 

他知道虹村只把他當類似寵物的腳色,因此會幫他收爛攤子,教導他,照顧他,甚至有次在他被六個隔壁校的學長圍毆的時後跳出來,和他背靠背把四個人打趴,其他兩個哭爹喊娘地落荒而逃,那次精采的群架灰崎願意用他所剩無幾的腦容量好好記住一輩子,也會愛護他、幫他紓解青春期容易有的衝動。

 

「他媽的僅僅是另一種形式的自慰、只是互相幫助解決欲望,絕對不會算得上做愛。」灰崎自我警告似在腦內大聲告誡自己,不要再想虹村以唇舌玩弄他下體、笑容時而溫柔時而如同惡魔的樣子;或者自己用手套弄他欲望的時候老會變成他們用挺立的下身互相摩擦,熱得快融化的感覺美妙極了;或者在贏了球賽之後一起回家的路上,被拖進照路燈昏黃光線的巷子接吻,那時他們會靠得非常非常近,連對方心跳都可以聽到等等瑣碎的事情。

 

因為虹村像對待條狗一樣地對待他——訓練他要他信任他、離不開他,要他乖乖接受他的控制。所以,他們不可能真的上床。

 

畢竟做愛是兩個平等的人、戀愛中的人才會幹的事。

 

「而我們他媽的什麼都不是。」

 

「身體配合度卻好得不得了,不是嗎?」

 

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光了,光線不夠亮的休息室現在剩灰崎一人,以及不曉得何時走進來的虹村。

 

那裝載滿滿笑意的眼睛叫灰崎幾乎忍不住揍人的慾望。

 

「進來不會出個聲嗎?虹村隊長是想嚇誰啊?」裝模作樣地把頭埋進櫃子整理東西,灰崎拒絕與自家隊長討論沒營養的話題。

 

即使他從來沒有談論過什麼營養的問題。

 

「我可不知道進休息室要敲門。」虹村莞爾,接著他踱步到灰崎後頭,拎起他後嶺逼他轉過身看向自己。

 

「告訴我,我們真的他媽的什麼都不是?」他的語氣宛如每次幫他補習完問他一錯再錯的問題,有點嘲笑他笨的意味在裡頭。

 

「我們本來就他們的什麼都——」話來不及說完,十分經典地被封住了。「唔、嗯……哈啊,幹、你給我放開!」

 

「答錯了,這是懲罰。」虹村仍然保持微笑,似乎心情很好。

 

無法理解眼前人,也無法看透那深灰色眼眸裡賣的是什麼藥的灰崎偏了頭,很沒原則地隨便回答,反正自己的話一點作用都沒有。

 

沒有人會認真聽、沒有信用。他是牧羊的孩子。

 

明明一開始是因為缺乏安全感而關不上愛說謊的嘴,最後說謊卻變成改不了的習慣。

 

「……我們,什麼關係都可以吧。」他閉上眼睛,無力地說,像隻對殺伐感到疲憊的野獸。

 

然而虹村笑得更開心了,先是撫摸他由於髮質偏硬而觸感有些刺的淺灰色頭髮,接著極其溫柔地吻他。

 

舔吻他的嘴唇,他的耳朵,他的眉間,他的眼瞼,他的鼻尖——像要把他全部納入自己的領地一般。

 

「這可是你說的。」

 

吶,既然你的回答是這樣,那麼就別想回到放養的狀態,我會好好圈養你的,你每根頭髮,每寸肌膚,每分每秒都屬於我的。

 

我不會再放你迷失在外頭了。他最後吻吻他額頭,宣誓似說。

,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