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幾天灰崎不是沒想過離家出走,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待在虹村家裡兩天後,立刻把它稱為家了,可是他左思右想,每次出了大門還是哪裡都不想去,只想回那個家翻出點心,舒服地窩在柔軟的沙發上翹腳玩電玩。

 

然而,不會想在外頭逗留的陌生感覺叫灰崎有點慌亂。

 

小時候因為被誣賴偷錢,憤而離家出走後,在公園發呆看人家的爸爸將小朋友舉高高,突然被虹村一把抱起來,熱度透過胸膛傳了進來、溫暖了在冬天難以拒絕變成冰棒的小小身體,同時也讓鮮少給人抱的灰崎有種被珍惜的感覺,那跟被哥哥抱不同,不僅僅覺得彆扭,更多使他感到眷戀。除了這次,灰崎似乎沒有名為眷戀的感情過。

 

然而現在他又再度體會到了。

 

早上到冰箱翻找食物的時候,總會有他喜歡的巧克力牛奶,桌上也永遠準備著麵包。

 

灰崎猜應該是虹村晚上回來時放的。

 

雖然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愧疚還是想道歉,亦或真的對虹村那晚最後決絕的眼神感到害怕,這幾天他反常地早回家,甚至因為在家沒事做而早睡,剛好與工作上忙碌不已的虹村錯開作息,變成灰崎出門時虹村還在睡,而恢崎睡了虹村才回家。

 

兩人便在半是意外半是虹村蓄意的情況下整整十天沒說話。

 

就在灰崎耐心磨盡、爆發對於明明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無法見上一面的莫名焦慮那天晚上,灰崎帶著薰人的酒味回家。

 

他是從下午翹課開始喝酒的,所以回家的時間並不是太晚。可是當他下意識往自家樓上察看是否亮著燈的時候,發現昏黃光線在淺藍色的窗簾上透出一道人影。

 

以灰崎良好的視力,他確信那人影是他認識七年的虹村,而且懷裡抱了把吉他。

 

他輕手輕腳地打開門,溫柔而繾綣的歌聲迎了過來,配上沉穩且柔和的吉他聲,灰崎幾乎控制不住自己往聲音源頭衝的想法。

 

剎那間,灰崎確信自己寧願當傻子什麼都不懂了。

 

他不想知道他是多想要虹村溫柔的對待,他也不想要面對虹村時武裝自己、灰崎祥吾這輩子不想說謊的對象就是虹村修造——可是,現在的他必須這麼做。

 

因為他不小心挖掘到自己卑微而無法實現的願望了。

沐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